这段时间,安小小谢绝了一切与别人的一切来往,只想窝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让任何人看到。、

    宋潇然这段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每天都会来她的家,但是也只止步于门口,他不能进去,安小小谁都不想见,他也没有办法。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但是为什么在安小然手术成功之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他已经把林若若送到警察局了,但是仔细一想,又有什么用呢?那么鲜活的安小然已经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那一天,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其黑暗的一天,至今难忘,希望能把这一天藏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永远都不要再记起来,但是没有办法,他已经试过了。

    本来他是极其兴奋的,因为安小然的手术毕竟已经成功了,后面宋烈又告诉了他一个惊人消息,原来安小然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意外,才会让他误会了,真的是他的儿子啊!

    他欣喜又愧疚,他以前曾经那么邪恶地对待他们母子,尽管现在已经试图弥补过了,但是一切还是回不到原来的地方了。

    安小小是无辜的,一直以来他都误会了他,只要想起自己以前的恶行,他就觉得自己很愧疚,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他们。

    时间还是有的,他给自己信心了,因为毕竟安小然的手术已经成功了,而且医生还说只要以后好好休养,复发的几率很低,他还默默地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给他们母子两的道歉。

    可惜,这一天,林若若来了,而且还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状态下把安小然的吸氧管给拔掉了,后面医生说,手术之后呼吸微弱,如果不是氧气停止供应的话,安小然应该不会死的。

    现在一切都没有了,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了,宋潇然很伤心,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安小小是那个最崩溃的人,就算是有痛,也只能往自己的心理掩埋,他是个男人,不能轻易脆弱。

    现在,站在安小小家的楼下,他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着屋子里透露出来的微弱的灯光,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是很荒唐,没有把握住就是一辈子的遗憾,那个可怜的孩子,他不配做他的父亲,只希望下辈子他能投胎到一个好的家庭,不要再继续跟着他们这对苦命的父母了。

    距离事发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但是安小小还是一点都没有好,还是那样消极,还没有从失去安小然的阴影中走出来,他已经给了她两个月的时间,就算再伤心,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毕竟是天天都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还是走了,反复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有耐心,特别是现在千万不能把她吓跑了,他有的是时间,可以等,就怕安小小一直消极下去,总有一天会崩溃的。

    回到家里之后,听到了宋振宇的哭声,同样都是儿子,他却更加喜欢安小然一些,不是他偏心,这是他欠儿子的,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疼爱这个孩子,他的哥哥没有得到的爱,他发誓要在他的身上弥补。

    黄心如也是很伤感地说:“自从小然走了之后,这小孩似乎是有预感一样,每天都要哭一会儿,总是很久才停,这也不是个办法呀!”

    宋潇然抱着宋振宇,他一下子就不哭了,似乎他知道应该怎么去找到办法哄自己的儿子了,那就是好好地抱抱他,安小然这个短暂的一生,他确实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这个儿子是千万不能辜负的了。

    宋振宇半夜一直在发烧,他已经把医生找过来了,不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退烧,他终于知道安小小当初一个人撑起整个家的难处了,他还做了一个现成的爸爸,他有什么资格让孩子叫他爸爸呢?

    他只希望自己的罪孽能够少一点,更希望安小小能够走出阴影,如果放手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好事的话,他甘愿放弃,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他是万万不能轻易做决定的。

    还是把安小小叫来了,她也没有抗拒,这是这两个月来,宋潇然第一次见到那么完整的她,之前不敢去打扰她,每次都是在她的后面默默地关注着,她变得更加瘦了,连下巴也变得那么尖了,而且脸色很憔悴,他很心疼,没有他在的日子,她究竟是过的什么日子啊?

    安小小紧张兮兮地问:“振宇怎么了?你们怎么没有照顾好他呢?快点让我去看看!”她一来,马上就活起来了,不像当时那样木讷了。

    也许孩子才是她的牵挂,宋潇然又在黯然神伤了。

    宋振宇终于退烧了,但是安小小却执意要走,她不想在这里呆着,也许打心底里认为安小然曾经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她怕自己看到安小然的影子,她的儿子一定是怪他的,这段时间以来她都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也许那天她没有去吃饭的话,或许安小然就不会死了,就算是跟林若若拼命,她也要把自己的孩子救回来,只是她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儿子的脸被蒙上了一层白布,接着就是死神的宣判。

    她不敢再回想起那一天,她一直都在逃避着,照样收拾着安小然的房间,照样每天做好饭菜之后也叫上他来吃,而且在早上的时候,她还偷偷地跑去学校了,就想看看安小然是不是还在。

    一切都是欢迎,两个月浑浑噩噩的生活让她也没有什么变化,心情还是沉到了谷底,还是停留在那一天的心情,有时候,她真想用自己的命去换安小然的,只是她再也没有机会了,安小然已经去世了,她还是要继续生活的。

    她还有牵挂的人在关心着她,看到宋潇然那张憔悴的脸,想必他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不是没有看到那天他一个大男人痛哭流涕的样子,假如真的不爱的话,就没有办法解释他的行为了,她还要继续再折磨他吗?一切都应该停止了。

    “我们谈谈吧!”宋潇然说,老实说,他真的很担心安小小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离开他能够让她好过一点的话,他是可以放弃的。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所有的人都都把空间给了他们两个了,宋潇然说:“如果你要离开我的话,这次我会放手的,而且我还不会跟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以后不要再虐待自己了。”

    安小小没有想到宋潇然劈头盖脸就来了这句话,她是完全想象不到的,她只是想静一下,但是没有想到过要离开宋潇然,因为现在如果没有他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到哪里去,自己的人生还有没有意义。

    “你真的要放我走吗?”安小小很不确定地问。

    宋潇然尽管不愿意,但是还是不得不放手,他反问着:“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你在我身边一直都不开心,一直以来都是我把你绑在我身边的。”

    其实安小小很想说不是的,她是真心爱他的,但是他现在已经做了决定,要赶她走了,连孩子都不愿意要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地走出了门口。

    接着,宋振宇也在两天之后送到她的手中了,她看着孩子,嘴里在念叨着:“一切都结束了!”但是她的心里却是那么难过,她不想走,想留在她的身边。

    宋振宇在哭闹着,大概也意识到他的父母之间的决裂吧,孩子哭闹着,她也心烦,不得已去找了安小然的玩具来,但是无意间却看到了一个笔记本,那是安小然鬼鬼祟祟写的,每一篇都在写着对她的爱呀,还有对父爱的期待。

    安小小看着看着,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不知道是怎么说才好,她做了一个决定,安抚了安小然之后,她就匆匆地走了出去,才发现有一辆很拉风的在角落里,他说着要离开,但是其实他一直都在的,宋潇然似乎是看到她了,然后就马上走了。

    车开走了,安小小一直在后面追着,还一面喊着:“宋潇然,你不要离开我!”

    车突然停了下来,宋潇然缓缓地从车里走了下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刚刚听到的一切,他很不相信地问:“是真的吗?”

    “是真的,宋潇然,不要离开我!”安小小痛哭流涕,那一刹那,意识到宋潇然可能会走,她就很伤心,幸福就把握在自己手中,一直以来,她都不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或许是受到了安小然日记本的影响,她决定放手一搏,说什么也不能再放手了。

    安小小说:“你还要不要我?”

    宋潇然狠狠地点头,这是一个迟来的好消息,幸好,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有放弃,相信他们以后一定会幸福了,风雨之后总会见到彩虹的!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i,不去管周遭,他们现在眼里只有对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