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认定的,从你才七岁的那年开始,当时就是为了他才会来到这里,那个时候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他的心思很明显,就是因为你才会坐上那个位子,这样的话,我们兄弟俩不会反目,而你也会选择在他身边。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认清楚过你,所以反而将你推向了我这边!”

    晏晨看着夕阳快速的下沉,脸上却是宁静了许多,墨翰轩放弃的又何尝不是她不喜欢的。

    在京城里也许是有着无尚的荣华富贵,可是却没有自由,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相比较起来,她倒宁愿喜欢这山云野鹤般的生活。

    “皇上不会让我们一起离开的,王府里已经安排好了,那些该遣散的也已经遣散了,现在只有几个侍卫和管家在,就是让世人看着的地方,皇上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

    知道她的想法,了解她的心情,这让墨翰轩很有成就感,晏晨点点头,这样她就放心多了。

    之前还担心,会不会让他们受到牵连,既然王府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那么这边也要加快速度了。

    未到入夜时分,有几批人马分别从流水村出来,向着各个方向急奔而去。

    在各个要塞路口,都有人在那里守着,出去的人时间不久就会又折转回来,然后再出去,当然出去和回来的数量是不一样的。

    一般情况出去八个,回来的时候却是有三个,没有伤亡,因为他们并没有和皇上派出来包围他们的人对上,而是因为在中途的时候,他们又有所分开。

    第二天清早,天朦朦胧胧的还没有全亮,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整个晨空!

    ……走水了!

    小神医家走水了……

    一声声的呼喊,叫醒了本来还在睡梦中的人们,流水村的人几乎同一时间拿着锅桶碗的来到晏二连的家门前,那大火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助威一般,硬是一直烧到下午才有灭的迹象。

    而晏二连的家却是再次被烧的体无完肤,在救火的众人里,有好多都是他们不认识的,不过村民却是几乎都哭了出来。

    小神医家里这么好的人,可是老天爷为什么就是不放过他们这家子好人呢?

    晏大连疯了一般的要冲进去,早就被人给拉着送了回去,晏文和晏武耷拉着脑袋一声也不吭,只是默默的将面前的那些石头块移到一堆。

    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烧没了,仿佛是几年的火灾又一次出现一样。

    众人都在猜测着,是不是几年后同样的小神医还会和家里人一起出现,然后在继续的医治村民……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没有见到她出来吗?怎么会连尸体也找不到?”

    何止是晏晨的尸体,就算是一匹马的尸骨也没有找到,晏二连家里的一切都烧毁了,而这样的火却是让皇上急的跳起了脚。

    他午时的时候亲自来到了流水村的村头,为的就是要看到她能出来向自己求饶,要是他却是来晚了。

    当他来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村民们紧张的向他行礼,也不是晏晨家里着急惊慌的要离开。

    而是一场吞噬般的大火,在几年前柳家也同样的让人来放了一把火,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将柳家的一切都开始转移,让那些人得到了相应的惩罚。

    可是现在这又是一声大火,而且连他的人也参与了救火,还是一直救到了这下晌了。

    那些人们说的话,他听的很清楚,当初的晏晨确实是躲开了那些人的追踪,而且一躲就是七年。

    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他派人一直盯着轩王府的话,又怎么可能再次见到她呢?

    “来人,给我搜,搜遍天崖海角也要将人给朕请回来!”

    “喳!”众侍卫分散开去,就是为了寻找那些已经失去的晏二连一家人。

    一年后。

    晏家老宅同样起火,烧的干干净净,晏忠顺一家子彻底消失,同年仲秋前夕,流水村的村民都全部消失,在这之前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只有当时路过的郎中说,那天好像是有一个算命先生出现过!

    至此一代丹药大师彻底消失在这华朝之内,而此时的他们却是在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生活的非常的美好,这个地方有一个他们共同熟悉的名字,那就是医品村!

    据说这里的最有名的大夫是叫晏晨,村子的村长晏明,而最有名的家属叫墨翰轩,那些村民们都以这些人为首,开始着他们健康,长寿且自由自在生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