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大唐双龙开始 第二百二十章 仙子和妖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果然不愧是大唐第一仙子啊,果然够美!光凭着一份美丽,便可算是当世最可怕的武器了。”

    楚天秀端坐在一处离那间寺庙不远的地方,低着头,默默地注视着那个背负着色空剑,一步步走进寺庙之中的师妃暄,便在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喃喃的说道。

    在大唐世界里,最出名,也出彩的两个女子,无疑便是婠婠和师妃暄。

    在她们两个之外,纵然是石邪王的女儿石青璇,名满天下的艺术大家尚秀芳,飞马牧场的美人场主商秀珣,也都要比她两个逊色半筹。

    那位婠婠大小姐,楚天秀已经打过无数次的交道,但是这位跟婠婠针尖对麦芒,也号称是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优秀传人的师妃暄,楚天秀却还是第一次见。

    刨除一切心里因素不谈,师妃暄的确很美,甚至于她的美丽,已经达到人类极致。

    相比于婠婠的宛若狐妖,鬼魅,不似凡人般的空灵之感,师妃暄具有的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感,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就好似就像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忽然兴到现身水畔,将周围的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这种美丽,其实已经不是凡人所能具有,而是在很大一部分上,乃是因为慈航静斋的女人修炼的“剑典”而衍生出的一种“神异”,从某种意义上讲,江湖人对师妃暄的那个“师仙子”的称呼,其实并不为过,因为已经将剑典修炼到“剑心通明”境界的师妃暄,其实已经向“破碎虚空”的层次,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只不过,虽然从理论上讲,师妃暄只要在经历一次“死关”,便可以勘破剑典的最终一招,踏足破碎虚空的无上之境,但就事实而言,“闭死关”这一招的凶险程度,甚至可能远超道心种魔大法的“种他第六”。

    至少修炼道心种魔大法这门功夫的邪极宗的传人,的确有那么两三人,勘破了最后一招,但在慈航静斋千余年的漫长传承之中,却从始至终也没人能踏足这个境界。、

    楚天秀胡乱的从一旁捡起一块破瓦片,好似打水漂似的朝着前方的寺庙房顶扔了过去,砰砰的在五六个房顶上弹跳了一番,消失在了他的视界里面之后,头也不抬的说道:

    “婠婠姑娘,师妃暄已至,你为何不下去跟她切磋一番,据我所知,你们应当是宿敌吧。你何不现在就下去跟她好好较量一番,看看谁才是当世的第一人。”

    他的话音刚落,便在他的视界里面多出了一对纤匀适度,洁白若雪美足,脚趾便如十颗珍珠一般,粉色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闪烁着柔和健康的光泽,让人一见便忍不住想将其抱在怀中好好爱抚一番。

    顺着美足往上看,便是一对俏生生的小腿,以及一张宜嗔宜喜的面容:

    “嘻嘻,我倒是想出手,却不知楚郎你是否舍得嘞!你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不就是想将那位传说中的师仙子唤出来,见她一面呢,我怎么舍得辜负楚郎的希冀呢。”

    婠婠的出现,完全不足为奇,尽管她跟师妃暄的关系,好似是不死不休的夙敌,但就实质情况而言,却极为复杂。自汉朝以来,慈航静斋和阴癸派之间,的确存在争斗,但却一直保持在一个低等级的烈度,维持在一个斗而不破的局面之中。

    这种情况,便使得婠婠和师妃暄的关系,就好似一对善恶双生子一般,统一而又对立。

    但也正因如此,才使得一般有师妃暄的地方,几乎都有这位婠大小姐的踪影。

    “看重她?不不不,有你婠大小姐在我身边,我又岂会看上其他的俗脂艳粉?婠婠姑娘,你真不考虑一下我吗?若是你要愿意嫁给我,那么我可以封你做我的皇后!”楚天秀调笑似的说道。

    他这话,的确有点夸大其词的意味。如果说师妃暄都是俗脂艳粉,那么怕是西施,貂蝉,王昭君等四大美人,都称不上是美色了。

    不过,凭心而论,因为前世的记忆的缘故,使得楚天秀对于师妃暄和她背后的慈航静斋,的确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反感,而也是因为这种反感,使得他纵然也承认师妃暄的美丽,的确并不亚于婠婠分毫,但是相比较而言,他的确更喜欢婠婠这个小妖女。

    哪怕楚天秀鄙视师妃暄的态度,让婠婠非常的满意,但却没有让她失去理智,在她听到楚天秀那近乎奉承的话之后,仅仅只是在心中一荡,便笑嘻嘻的拒绝道。

    “嘻嘻,你说的好听,可是在暗地,说不准你就是在琢磨着什么东西,想要继续把奴家和奴家的师父,好好坑上一吧!奴家才不会上当呢!”

    楚天秀倒也没恼,仅仅只是笑了笑,便将目光转了个方向,看向那已经拔出了色空剑,想要跟“善母”莎芳比试一番的师妃暄,柔声说道:

    “婠婠,你们阴癸派,此番只有你一人过来吗?我岳母她老人家,没有亲自来吗?”

    楚天秀若是提及别的事情,或许没办法撼动婠婠的心神,但是他提及此事之后,却让婠婠不由得心中一阵,脸色微微出现了一点变化,而在她听到楚天秀接下来的话之后,更是有了一种字字诛心,有若利刃加身一般。

    “我猜,现在的情况,是不是阴后她老人家,也是非常的为难!她此时是不是在考虑,就此剥夺你阴癸派亲传弟子身份,改换为你的师妹白清儿!”

    “不可能,我师父她待我如母女一般,怎么可能会这么做,你休想在这里挑拨离间。”

    婠婠的脸上露出一抹怒色,身上露出一抹凛然的杀意,却是不复方才的笑脸,冷冰冰的说道。

    显而易见的是,楚天秀的这话,已经刺到了婠婠的痛处,若是他继续说下去,这妮子纵然知晓两人间的武力值差距,怕是要跟他当场翻脸,拼一个你死我活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