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杜方第一次全面的认识到野火小队的成员。

    张长林,陈曦,赵禄,司楠,苏九命……总共五人,五位不同风格的渡梦师。

    实际上,单单从他们的谈吐就能看出不同的尿性。

    例如苏九命,拈着一朵白玫瑰,穿着粉色西装,自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娘劲和骚劲。

    赵禄,看上去平和与憨厚,但是小眼睛中闪烁着精明。

    司楠这位红发小姐姐就更不用说了,染一头血红的头发,经典非主流。

    “请多指教。”

    杜方自我介绍完,牵着落落,微微鞠躬。

    作为个新人,作为新加入队伍的职场萌新,杜方维持着该有的谦卑和恭敬。

    “好了,都简单认识过了,一些特殊能力等等具体的介绍,等咱们完成了任务后再细聊,现在我们出发前往梦灾地点。”

    张长林掐灭了烟,开口说道。

    其余几位队员,对于张长林还是很信服,皆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杜方,跟上。”

    张长林提了一句,随后一行人便朝着电梯位置走去。

    杜方牵着落落,下意识的就跟上。

    忽然间,他似乎觉得自己遗忘了些什么。

    苏小钰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众人,瘪了瘪嘴,她刚想张嘴自我介绍的……

    虽然她只是个助理,但……助理没人权的吗?

    助理就不需要自我介绍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还是算了,

    苏小钰看着快要关闭的电梯门,赶忙小跑起来。

    乘坐电梯,一路下降到了负一层。

    电梯门刚打开,映入杜方眼帘,便是密密麻麻的,停泊在停车位中的豪车!

    张长林重新从烟盒中抖出一根烟,似乎发现了杜方眼中的新奇,淡淡道:“是不是觉得很腐败?”

    “不过,渡梦师虽然是公职人员,但是你要记住一点……”

    咱们的任务,随时都有可能面临死亡,所以,金钱对于我们而言早用早享受……”

    杜方牵着落落,心情突然就激动起来。

    果然,成为渡梦师当真是发家致富的道路!

    “小杜,会开两轮的车吗?”

    张长林扭头看向杜方,问道。

    杜方一怔。

    共享单车算吗?

    “为什么要开两轮的……”

    杜方疑惑问道。

    “两轮的不容易堵车。”

    张长林一笑:“九命,这个新人给你带了,好好呵护他。”

    苏九命,也就是那位穿着粉色西装的男子,将白玫瑰小心翼翼的插在西装胸前口袋,听闻了话语,朝着张长林风情万种的白了一眼。

    “瞧你那死样,又塞给我!”

    张长林大笑起来。

    下一刻,拍了拍手。

    “啪啪啪!”

    突然,一个又一个的灯光在地下室中亮起!

    远处,一辆辆侧斜停放的重机车,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属光泽!

    杜方牵着落落,不由张大嘴巴,被炫目的机车所糜乱了眼。

    张长林等野火小队的队员,纷纷选择了一辆机车,非常同步的甩起黑色风衣的衣摆,迈步坐上,戴上挡风头盔!

    “轰!!!”

    引擎轰鸣声在地下室中此起彼伏的炸开。

    “小杜杜,来,上车。”

    “野火小队的成员都要有一辆机车,为了方便赶往梦灾现场,争分夺秒。”

    “至于现在……”

    苏九命朝着杜方挑了个媚眼,说道:“环住我的腰。”

    “不……不用,我坐的稳。”

    杜方摇头拒绝,实在搞不懂,苏九命一个男的居然能这么妩媚。

    尽管内心有点抗拒,但杜方最终还是戴上挡风盔帽,坐上了苏九命的车。

    “小心点,小哥我很快的。”

    “抱紧哦。”

    苏九命戴着帽子,扭头道。

    “抱紧咯。”

    杜方也扭头,对落落说道。

    苏九命:“???”

    嗯~是在对我说吗?

    呵,男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

    真是有意思的新人。

    苏九命轻笑。

    随后,猛地拧下了油门,排气筒烟浪喷薄。

    数辆机车骤然于地下室中咆哮驶出!

    ……

    ……

    金陵市,第一女子高中。

    高中门口,警戒线早已经拉起,学校的周围,各个地点,也都被手持枪械的警卫所布控。

    将整座高中都给封锁在其中。

    外面,一辆又一辆警车停泊,地上,用白布遮掩着一具具尸体。

    在尸体的周围,一位位全副武装的警员手持枪械,面色严肃,将现场封锁,将看热闹的行人以及拿着相机在那儿拍照的一群好事记者给隔绝开来。

    哪怕是这个梦灾横行的时代,

    总有人不怕死。

    更何况是梦灾这种灾难,对于许多媒体行业而言,等于是流量密码,只要拿到第一时间的资料,写出博人眼球的新闻稿,绝对能收割庞大的流量。

    对于未知,

    世人总是心怀好奇。

    “轰轰轰!”

    引擎轰鸣的声音炸响。

    一辆又一辆重机车行驶而来,穿着黑色风衣的身影纷纷从重机车上翻身而下。

    杜方摘去了挡风头盔,深深吐出一口气。

    这就是渡梦师的任务出行方式么?

    直接在高架桥上,堵着长龙的车流中左扭又扭,哪里有缝塞哪里!

    真的是……

    危险!

    不注意下交通规则吗?

    摘去头盔,看向落落,落落抱着粉色小猪玩偶,满脸兴奋,仿佛坐机车兜风非常的好玩。

    “爸鼻!好玩!”

    “落落以后要经常玩!”

    落落仰着精致的小脸,看着杜方,兴奋的直跺着双脚。

    杜方脸上挂上温柔的表情:“没问题,爸鼻以后也会有自己的机车,就可以带落落兜风了。”

    “昂!”

    ……

    ……

    “新的渡梦小队来了!”

    “继续封锁现场,进行交接,做好攻掠准备!”

    “本场梦灾有些诡异,将媒体记者驱逐,禁止他们胡乱报道,禁止拍摄!”

    ……

    警员队长全副武装,来到了张长林的面前。

    互相行了军礼之后,警长挺直腰杆,严肃道:“感谢您的到来。”

    张长林的掐灭了烟,看了金陵市第一女子高中一眼,开口道:“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吧……”

    “我接收到的情报是,这场梦灾的攻掠任务,已经有渡梦小队接手了。”

    “正常情况下,诡阶五品以下的梦灾,都只会由一支小队负责才对。”

    警长深吸一口气,面容愈发的肃然。

    他认得张长林,金陵市银牌小队“野火”的队长。

    “本场梦灾,原本由赵赫先生所率领的铜牌小队负责攻掠,赵赫先生的小队抵达梦灾现场后,对梦灾等级进行了勘探,根据梦灵波动,梦灾中死亡人数等,对梦灾等级进行初步评定为诡阶二品。”

    警长说道。

    “才诡阶二品?”

    张长林眉头一蹙,这么低?

    这么弱的梦灾,也需要求援?

    而警长说到这,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被梦灾所笼罩的女子第一高中的学生们,并未出现死亡人数,所以,只是单单根据梦灵波动评级……”

    “但是……”

    “赵赫先生率领他的队员进入梦灾中后……”

    “全部……”

    “牺牲了。”

    ……

    ……

    在张长林和紧张交涉的时候。

    陈曦,司楠等野火小队的成员,已经从机车上搬出了工具,布列开来,准备对梦灾进行数据上的勘测和探查。

    赵禄和苏九命到了现场后,都进入了状态,帮助陈曦一起布置工具,他们配合的很好,显然不是第一次应对梦灾攻掠前的勘测准备。

    大家都很忙碌,

    也很专业。

    苏小钰乘坐的是陈曦的车,第一次进行梦灾攻掠任务,让她感觉很刺激。

    她好歹是一位下位渡梦师,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

    但是,到了现场之后,看着忙碌和专业的众人,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连半点忙都帮不上。

    苏小钰扭头看向了不远处,孤零零站立,维持着牵手姿势,

    微微张嘴,满脸懵逼的杜方。

    杜方的模样,给了她一丢丢安慰。

    原来,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显得多余和不专业。

    ……

    此时此刻。

    杜方扭头,看着仰头望向他,精致脸上满是欢呼雀跃的落落。

    当真是一脸懵逼。

    “爸鼻爸鼻!”

    “落落好像闻到了妈咪的味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