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懵住了,有点错乱。

    五星好评?

    这小女孩哪里来的?

    往常所经历的‘恶灵茶馆’模拟梦灾中……

    有这诡异的小女孩吗?

    而最让少女感觉到恐怖的是,

    她,动弹不得了!

    那是一种梦灵威压的压迫!

    仿佛是上位渡梦师对下位渡梦师的等级压制!

    她的瞳孔紧缩,盯着那脑袋转动一百八十度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舌头、尖锐的牙齿、流血的眼睛,都散发着无尽的诡异。

    恐怖的梦灵波动和压迫感,从小女孩身上席卷而出!

    像是从数万里高的悬崖上飞泄而下的瀑布,狠狠砸在她的心头!

    少女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内心的恐惧,仿佛在面对不可名状的邪神那般,无法抑制的扩散,

    蔓延浑身每一个细胞!

    她只能控制自己的眼珠子缓缓转动。

    她看到了,

    身边的那些脸上涂着血色腮红的艺伎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纷纷扭头看向了小女孩。

    警惕,

    恐惧,

    疯狂,

    绝望……

    各种各样的情绪从这些诡物身上传出!

    前所未见!

    随后,发出令人感到牙酸的骨骼崩断的声音。

    一个个艺伎的脖子竟然纷纷拉长,像是一根根迎风摇摆的蒲公英。

    每一位艺伎的眼眸猩红,像是穷途末路的赌徒。

    梦灵的波动激荡在每一个角落。

    烧沸的茶壶在发出凄厉的尖叫!

    仿佛是这些艺伎们在尖叫!

    少女双腿在颤抖和摇摆,

    你告诉我这是诡阶一品的模拟梦灾?

    若是她记得不错的话,诡阶一品的梦灾,艺伎数量只有一位,而且最多红个眼睛,泡杯有毒的茶。

    什么时候能跟橡皮泥一般拉长脖子了?

    远处。

    落落眼眸中充斥着看到了美味食物的……饥渴!

    “好……好香……”

    落落一边流口水,一边笑道。

    话语落下。

    一张张纸牌漂浮而起,缠绕着宛若小蛇般的黑色丝线。

    少女认出来了,这纸牌是杜方之前掏出的禁忌器……

    杜方?!

    难道,这小女孩便是杜方内心的体现?!

    她看向杜方,而杜方则是一直背对着她,捧着个茶杯,摇着脑袋在吹着茶水上氤氲的热气。

    装高手?

    不!

    这气质拿捏的恰恰好,

    简直……

    深不可测!

    ……

    ……

    “小姐姐们,别这样……真,真别这样……”

    “我不是那样的人!”

    杜方的耳畔,满是莺莺燕燕,

    一群穿着开叉旗袍,露出白皙大长腿的漂亮又成熟的小姐姐们,纷纷凑在他的身边。

    有的翘着臀,手肘抵在茶桌,双手托着下巴,望着杜方。

    有的直接侧坐茶桌上,旗袍的开摆还掀开,交叠着二郎腿。

    有的甚至拿大腿在杜方的腿上轻轻摩挲。

    画面,

    很糜烂。

    但杜方内心波澜不惊,

    甚至,有点无奈。

    又来了!

    说好的梦灾,画风又变了!

    ……

    “小弟弟,喝杯茶,这是阿姨亲自泡的大红袍,珍贵的很呢。”

    在茶桌对面,一位雍容华贵,胸有沟壑的成熟妩媚女子,行云流水的泡好热茶,轻轻往杜方身前推来。

    “谢谢阿姨。”

    杜方移开目光,赶忙道谢,端起青花瓷盏茶杯,有模有样的凑到鼻尖闻了闻,茶香钻入鼻腔。

    “这茶真白。”

    雍容女子放肆一笑,并不在意杜方的口误,甚至专门抖了抖沟壑。

    杜方羞涩一笑,专注喝茶。

    品一口香茗。

    茶温适宜,婉转于舌尖,口齿余香。

    吐出流转体内的热气。

    杜方感觉浑身暖烘烘。

    香茗在口,美女环绕,沟壑纵横……

    好嘘服啊。

    这糜烂的梦境真的是……

    腐蚀人的意志。

    艺伎们环绕在杜方身边,与杜方喝喝茶,聊聊天。

    茶馆,本来就是这样的。

    在这过程中,杜方也听到了那位胸有沟壑的阿姨的抱怨,这位阿姨是这些艺伎小姐姐们的领头人。

    “这间茶馆,阿姨的祖祖辈辈都开在这儿,一直以来,都有许多人来喝茶聊天,周围的房子换了一茬又一茬,高楼林立,大厦拔地而起,唯有这间茶馆,依旧维持着一如既往的风格,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茶馆开到如今,喝茶的人越来越少,阿姨继承了父亲的茶艺,可当那些喝茶的老面孔一个个凋零,茶馆的生意也越发冷清,阿姨也有些茫然。”

    胸有沟壑的阿姨撑着下巴,红唇轻启,喃喃似的与杜方闲聊谈心。

    杜方认真点头。

    “茶文化很好啊,是一种传统精神的延续。”

    “值得坚持。”

    杜方想了想,说道。

    “可是……茶馆所在的区域被开发商买下,他们觉得茶馆不够时髦,难掩落后与腐朽,欲要推平重建……”

    “资本介入重建茶馆?不是好事么?”

    杜方笑道。

    “他们要开夜总会。”

    沟壑阿姨黛眉中满是忧愁和悲伤,道。

    杜方端茶动作一滞,

    放下茶杯,

    叹了口气。

    ……

    ……

    茶馆内,疯狂而扭曲的艺伎纷纷发出了尖叫。

    下一刻,脖子甩动,一颗颗脑袋,朝着落落飞驰而来,欲要撕咬绞杀。

    落落轻笑,抬起肉嘟嘟的一根手指。

    轻轻画个圈。

    悬浮在她周身的一张张纸牌,骤然高速旋转起来。

    手指往前一点,纸牌化作黑色的线,纤拉而过,犹如一线江潮倾轧。

    噗噗噗噗!

    一个个头颅纷纷被旋转的纸牌切碎!

    殷红的血,破碎的肉,像是下了一场瓢泼的雨。

    少女呆滞。

    眼前这恐怖的画面,冲击的她心灵都有些崩溃。

    她的脸上,身上,皆是被血色的雨水和散乱的血肉给浇灌。

    这些可怕的诡物艺伎,

    一招之下,

    尽皆覆灭!

    “咯咯咯咯好玩……”

    落落轻笑,狭长而布满倒刺的舌头舔了舔唇,愈发的来劲了。

    被斩碎的,散落满地碎肉的艺伎们,居然又重新堆叠了起来,化作了一个拼凑起来,高达三米,披头散发的丑陋女人。

    一块块烂肉从脸上掉落,掉在地上,发出啪叽的声响。

    猩红的眼眸中,满是疯狂!

    艺伎丑陋脸上发出嘶吼和咆哮。

    茶馆中的所有茶杯纷纷炸碎。

    她像是化作一阵风,灵活无比的在茶馆内旋转跳跃。

    “任何破坏茶馆的……都得死。”

    巨大的女人沙哑嘶吼,高高跃起,扑向落落。

    传递着执念,

    亦或者说是信念。

    她要坚守这座茶馆!

    仿佛一场风暴在席卷。

    而风暴中的职业裙少女在瑟瑟发抖,她仿佛承受了她这个段位所不该承受的压力。

    像是乱入狼群的哈士奇,误入荣耀局的小青铜。

    各种各样的梦灵余波不断冲击着她的身体,激荡她的灵魂。

    她,人都傻了。

    面对冲来的三米高的丑陋艺伎。

    落落口中仿佛有唾液滴淌而下,狭长的舌头开始蠢蠢欲动。

    忽然。

    落落身边,背对世人的杜方放下茶杯,

    轻叹了一口气。

    ……

    画面仿佛静止了似的。

    食欲大开的落落扭头看了眼放下茶杯叹气的杜方,

    犹豫一下,狭长的舌头缓缓收回。

    她不情愿的松开了被她夹的很紧的小猪玩偶,

    下一刻,粉色小猪玩偶落地,眼睛咕噜转动,四肢灵活的划动,竟是活过来似的,张开嘴,越张越大。

    “奇奇,她们是你的了。”

    “尘归尘,土归土。”

    “嗷哞嗷哞!”

    粉色小猪玩偶原本呆滞的眼睛,瞬间滴溜溜的转动,贼精!

    张大嘴巴,肚子圆鼓鼓,竟是两三口便将疯狂的三米高的大艺伎给吞噬了下去。

    “嗝~”

    吃完后。

    粉色小猪一脸满足,顺便打了个嗝。

    而伴随着嗝声,有一个个白色的光点,从粉色小猪玩偶口中飘荡而出,光点中隐约间可见一位位窈窕的旗袍身影。

    身影们仿佛获得了解脱,

    感激的朝着落落和杜方,整齐如一的鞠躬,

    随后消散在天地间。

    没吃到好吃的,落落很不高兴的嘟着嘴,眼睛中的血泪流的越来越快,身上恐怖气息也愈发强盛,让远处的少女瘫坐地上,颤抖不已。

    落落流着血泪,掐住小猪玩偶奇奇。

    不断抽打着小猪肚子,仿佛在埋怨它吃了好吃的。

    小猪玩偶奇奇则是任由发泄,一动不敢动,偶尔伸出舌头舔下唇。

    拍了一会儿,感觉无趣,落落才是看向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颤抖无比的职业裙少女,

    想到爸鼻交代的事,

    嘴角勉强咧开一抹有弧度的笑容,

    强颜欢笑道:

    “阿姨,一定要记得给五星好评鸭。”

    ……

    ……

    考核室内。

    张长林叼着根烟,火光在烟中闪烁。

    他眯着眼,看着陷入梦境中的少女和杜方。

    一个负责评测,

    一个参加考核。

    但是……

    “考核个鬼啊!”

    张长林看着迸发着电流摩擦声以及雪花音的屏幕。

    负责考核的职业裙少女施展了窥梦能力,此刻,屏幕中映照出来的应该是杜方的考核画面。

    可为什么看不清楚?

    画面一片模糊是什么情况?

    “出故障了吗?”陈曦小心翼翼问道。

    张长林吐出一口烟圈:“不应该,考核的模拟梦灾,都是渡梦师协会通过囚禁的梦魔进行释放,屏幕中映照的其实就是梦魔所释放的梦灾,这满屏的雪花,跟没信号一样,除非是梦魔死了……”

    张长林说完。

    忽然愣住。

    林琉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陈曦则是不由打了个寒颤,她有些惊恐的看向那坐在椅子上,脸上还挂着一抹羞怯笑容,做春梦似的杜方。

    隐约间,陈曦仿佛看到了杜方的身侧。

    有一位吐着狭长的布满倒刺舌头,夹着个粉色小猪玩偶的小女孩,脑袋转一百八十度。

    歪头,

    对她笑。

    ……

    ……

    “优秀的东西,是不会被淘汰的,是金子总会发光,坚持下去,终会等到洗尽铅尘,再绽光芒的时刻。”

    “但我无法劝你们继续坚持,因为,人力有时候是难以与资本对抗的,甚至会遭来祸端。”

    “你们该学会保护好自己。”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杜方认真道。

    他也许猜到一个有些狗血的故事。

    但,现实也许往往比小说更荒诞与狗血。

    胸有沟壑的阿姨笑的花枝摇曳,媚眼如丝:“小弟弟说的对,可祖祖辈辈的心血都在这儿,阿姨哪能放弃?”

    “阿姨……会选择一直坚持下去。”

    周围的艺伎们也笑的开怀,莺莺燕燕的插嘴说会陪着沟壑阿姨。

    杜方恍惚间,仿佛看到她们笑着的眼角噙着泪。

    滴落的泪珠中,映照出了倒塌的建筑,飞散的茶叶,破碎的尸体……

    总有一些人,不愿迎合随波逐流的时代。

    哪怕一切都崩塌,

    哪怕物是人非,

    灵魂依旧会选择以特殊的方式,守护着心中的坚持。

    梦,终究还是延续了美好与温馨。

    接下来的时间,杜方与沟壑阿姨与姐姐们相谈甚欢。

    空气中都弥散着欢快的气氛。

    沟壑阿姨和长腿旗袍姐姐们,纷纷将杜方送到了茶馆门口。

    “小弟弟,有没有哪个看中的小姐姐,阿姨可以为你牵线搭桥哦。”

    沟壑阿姨眨眼笑道。

    杜方闻言,赶忙摆手,

    又来?

    千万使不得。

    为什么这些美丽梦境中的阿姨们,都喜欢给他介绍对象啊?

    之前的纸牌阿姨是,现在这位沟壑阿姨也这样。

    真的是……好无奈。

    夕阳下。

    杜方逐渐远去。

    “能看到梦境中美好的一面,其实是一种幸福与幸运,小弟弟,希望你能一直幸福下去,做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沟壑阿姨笑着挥手,

    发出美好的祝愿。

    声音袅袅飘来。

    杜方蓦然回首,

    却发现,身后的画面,

    已如水面映照的灯火阑珊,被石子打散,渐渐消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