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核房间内。

    气氛有些诡异。

    穿着职业装的少女此刻无比的紧张。

    她刚上岗不久,居然检测了一位拥有无限梦灵的传说级人物?

    放眼全国,拥有无限梦灵的渡梦师有几位?

    怕是不超过十个人吧?

    也就是说……

    眼前这个好看的小哥哥,未来也许要成为屹立在全国之巅的存在!

    未来无限,

    年少有为,

    最重要的是……模样好看!

    这就是她一直在找寻却不得的优质男人!

    “继续考核吗?”

    少女渐渐火热的目光,让杜方感觉非常的不适应。

    他虽然有了女儿落落,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还只是个仍旧窖藏着宝贵第一次的腼腆男生。

    “继续。”

    “小哥哥,接下来咱们深入了解,不,深入考核一下。”

    职业裙少女殷勤无比,亲自给杜方搬了一张椅子,摆在了测试点内。

    “考核第二项是进行禁忌器的掌握评测……小哥哥,现在请掏出您的禁忌器。”

    少女说道。

    杜方很淡定的坐在椅子上,掏出了阿姨们赠送的写真纸牌。

    职业裙少女接过后,重新回到了仪器前,将纸牌放在仪器上,按下了检测按钮。

    “滴滴滴——”

    一缕缕黑雾般的烟气弥漫而出。

    仪器显示屏上,也有警示符号弹出。

    “果然是禁忌器,诡阶三品的禁忌器,符合考核标准。”

    少女脸上露出笑容。

    禁忌器……可不便宜,哪怕是诡阶一品的禁忌器,市场价都不下五万!

    杜方一出手居然就是诡阶三品的禁忌器。

    也就是说,这副纸牌……就价值数十万!

    虽然,数十万还不如少女车库里的一辆车,但少女在乎的不是金钱,金钱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她稀罕的是杜方这种优质男人!

    好看又有能力,她的要求一点都不高!

    “小哥哥……”

    少女笑的愈发的灿烂:“考核结束后,你有没有空啊?”

    杜方闻言,严肃而认真开口。

    “没空,我得回家给我女儿做饭吃。”

    喂饱落落非常重要。

    落落饿了,亲情值会下跌,

    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少女笑容依旧。

    回家给女儿做饭?

    真是个居家好男人,真是有爱心……个鬼啊!

    女儿?!

    少女面容的笑逐渐消失,

    女儿都有了吗?

    那岂不是意味着,这名草有主了?

    无止境的失落和黯然神伤淹没了少女。

    一时间,

    少女只觉得索然无味。

    为了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她是不可能当三。

    有主的男人,

    她更不会去碰!

    “那咱们开始吧。”

    少女恢复到工作状态,不过,还是有些小失落的说道。

    正巧,门外脚步声传来。

    张长林,陈曦和林琉璃三人兴致勃勃的踏入了考核室内,远远眺望着杜方。

    少女情绪正失落的时候,扫了他们一眼,也懒得驱赶。

    因为张长林她认识,金陵市银牌渡梦小队的队长,本就有资格观看考核。

    况且,只是实习渡梦师的考核,根本没有什么好遮掩。

    实习渡梦师,一些不入流的小队可能都不收,更别说银牌小队了。

    “先生,请准备一下,我调试一下模拟梦灾就可以进行考核了。”

    少女有点暂时性失恋,小哥哥都不叫了,称呼又回到了先生。

    杜方倒是没在意称呼方面的变化,他的面色严肃起来,一手攥着阿姨们的写真纸牌,一手牵着落落。

    模拟梦灾的考核,杜方还是第一次经历。

    他扭头看向落落。

    “落落,爸鼻接下来的禁忌器掌握评测,全靠你!”

    “表现好,爸鼻晚上回去给你做红烧肉吃!”

    杜方眼神中满是鼓舞,带落落来考核,本就是杜方此次的倚仗!

    赚钱,买大房子,走上人生巅峰……

    全靠你了丫头!

    爸鼻只负责喊加油!

    随后,杜方又想到了什么,有几分纠结的看向落落。

    “落落呀,那个啥……省着点用,量少。”

    杜方嘴唇嗫嚅,不好意思说道,

    他说的是梦灵,他的梦灵堪堪一个能量单位,是真的少!

    落落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怀里的小猪玩偶被攥的越来越紧,仿佛随时要发出惨叫似的。

    为了红烧肉,

    哦不,为了爸鼻!

    落落冲呀!

    小萝莉斗志昂扬!

    “昂!”

    “爸鼻放心,落落懂!”

    远处。

    调试模拟梦灾的职业裙少女看向杜方,脸上浮现微笑,做出了手势。

    “先生,倒计时三个数,将开启模拟梦灾。”

    “模拟梦灾级别为诡阶一品梦境,你只要持有禁忌器完成攻掠,便算是完成评测考核,我也会进入模拟梦灾中进行旁观,对你的表现进行评分,从一星到五星,三星以上评分,嗲表考核通过。”

    少女的太阳穴位置也贴上了金属片,看着杜方说道。

    杜方严肃的点了点头。

    “三。”

    “二。”

    “一。”

    “滴——”

    ……

    ……

    少女缓缓睁开眼。

    环顾四周,自身处于中式楼阁茶馆中,飞檐雕角的楼阁中摆着许多的茶桌,热水壶烧开的滚沸声响彻不绝。

    她知道,自己进入到了模拟梦灾中。

    这不是她第一次进入模拟梦灾,毕竟,作为考核人员,哪怕是新来的,这些天,她也接待好多位考核者。

    模拟梦灾……她进进出出的,不算陌生。

    天空呈血红色,浓郁的仿佛要滴血。

    这是梦灾梦境一贯的颜色和风格。

    诡阶一品的梦灾,而且是模拟梦灾,难度不算高,也不会死人。

    “这一次模拟梦灾,代号为【恶灵茶馆】,本是诡阶四品的梦灾,不过,难度被调整到了诡阶一品,只需要躲过一头恶灵的追杀,逃离出茶馆就算攻掠梦灾成功。”

    少女口中呢喃着,她环顾周围的景色。

    血色的天空下,是一间开在破败都市中的茶馆,两侧的高楼林立,灯光忽明忽暗,墨色的爬山虎攀附满了墙壁。

    破旧的报纸,

    滚动的易拉罐,

    闪烁着电火花的灯管……

    一切都尽显萧瑟和恐怖的氛围。

    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穿着职业裙的她,夹了夹双腿,莫名感觉有些寒冷。

    不对劲,

    怎么和往常的诡阶一品梦灾气氛不太一样。

    她不会是忘记调整梦灾等级了吧?

    少女心中不由想到。

    可越想,就怀疑自己。

    就像有的人锁好门离开,但有人提醒你门到底锁没锁,就会怀疑自己是否有上锁……

    此时少女的心理便是如此。

    楼阁中,很热闹。

    茶桌十几张,每一张茶桌上都摆满了茶盘、茶具。

    一道道客人身影端坐在茶桌前。

    客人的对面,都有一位位穿着旗袍,画着浓妆,脸颊涂着血色腮红,保持着眯眼、歪头、微笑三连的女人。

    这些女人是负责泡茶的艺伎。

    客人们则都背对着少女,在安静的等待着热水壶中的水烧沸。

    “杜方呢?”

    少女尝试不去理会怪异的环境,她站起身,环顾四周,找寻杜方的身影。

    她需要负责评估杜方对禁忌器的操控水平,所以,得找到杜方的位置。

    杜方应该和她一样,也是以客人的身份,端坐在茶桌前才对。

    “客官,茶已经泡好了,请坐下喝茶。”

    好听的女人声音响起。

    少女回过头,

    画着浓妆,穿着旗袍,脸颊上腮红仿佛在滴血的艺伎微笑看着她。

    少女看了一眼,没有理会。

    咬牙扭回头,继续找寻杜方。

    很快,她脸上神色一喜。

    找到了!

    她在茶馆的主位上,看到了杜方的背影。

    只不过,让她疑惑的是,杜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抱着粉色小猪玩偶的小女孩。

    小女孩戴着发箍,乌黑的长发铺散,单看背影,仿佛童话中的公主般可爱。

    在小女孩的身边,一张又一张纸牌,漂浮着。

    可能是感受到了少女的目光。

    背对着她的小女孩,脑袋竟然“咔”的一声,扭转一百八十度,正对着少女,歪头,咧嘴,吐出狭长布满倒刺的舌头,以及满嘴锋锐的尖牙。

    画风,诡异至极。

    “咯咯咯咯……落落的到来,好像让她们都复苏了呢。”

    “正好,可以让阿姨看看爸鼻操控的禁忌器……”

    “希望阿姨能给爸鼻……五星好评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