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中的气氛有点尴尬,不太融洽。

    主要还是因为杜方的话,让气氛一下子冷场。

    张长林有点懵。

    他知道杜方会掩饰一下取得禁忌物的原因,却是没有想到,给出个这么离谱的说法。

    斗地主赢得?

    还连续五把春天?

    你叭啦啦的吹啥牛皮啊!

    母牛上天,

    就你在地上吹的?

    这么离谱!

    主要是,斗地主能把把春天?

    做什么春秋大美梦?

    张长林明显是不相信,毕竟他斗地主手黑的连张小王都抽不到几次。

    他感觉杜方在糊弄鬼,借口也不找个科学点的,装什么不科学的欧皇。

    林琉璃靠着电梯墙壁,红唇微微挑了挑,她自然……也不信。

    昨日那场梦灾,她也了解过,诡阶三品,代号猛鬼纸牌……

    在梦灾中,与鬼玩纸牌,你还想赢?

    你拿什么赢?

    诡物的目的,自然是让你一局都赢不了。

    你只要输一局,就砍你手指,挖你心脏,削你头盖骨,绞烂你脑汁……

    这便是这场梦灾的恐怖之处,也是这场梦灾的杀人手段。

    若是梦灾持续下去,不加限制。

    死亡率……其实不算低。

    因为,在梦灾中,鬼能够操控牌组。

    你还真以为是运气斗地主吗?

    结局一开始便注定。

    除非你能够比猛鬼还凶……

    额,等等。

    林琉璃一想到这,不由一滞。

    比鬼还凶……

    林琉璃狭长的眼眸微微瞥了眼一本正经的杜方,以及杜方牵手虚空的位置。

    比……鬼凶?

    难不成……

    而陈曦看着张长林一副杜方在糊弄傻子的模样,欲言又止。

    实际上,陈曦无比的坚信。

    因为,她是真正见识过杜方的恐怖。

    杜方的那位荆棘小棉袄……

    也许,梦灾中的那诡物……

    也怕啊。

    “叮!”

    “18层到了。”

    电梯的电子女音响起。

    众人走出了电梯。

    杜方不想说出真正的原因,张长林也不在意,事实上,这也是人之常情。

    也许,杜方有特殊的,不可告人的取禁忌器技巧呢?

    杜方牵着落落,脸上表情有些无奈。

    果然,这年头,

    说真话没人信。

    张长林脸上那明显不相信的表情,杜方如何看不出来?

    陈曦在前面带头,很是热情。

    张长林看的满是吃味。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

    为他这队长工作的时候都不看她这么用心。

    “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为什么跟着我们?”

    张长林觉得身旁的高跟鞋“哒哒哒”的很响亮,很吵闹,

    不由扭头看向了清冷的林医生,眯起眼,道。

    “他是我的病人。”

    林琉璃淡漠道。

    张长林的拿出烟盒,叼了根烟,嗤笑了一声。

    这个借口……

    真特娘的无懈可击。

    不过,你个心理医生尾随自己的病人?

    这算是偶遇?

    可越是偶遇,就越是有问题。

    这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巧的偶遇,有的……都是蓄谋已久的色计!

    张长林瞥了俊逸帅气的杜方一眼。

    稍稍有点代入感的他,摇头笑了一声,

    呵,女人。

    一行人在宽敞的楼层中行走。

    杜方有些不好意思,他来参加渡梦师考核,这么多人作陪会不会不太好?

    他只是请了陈曦来帮忙做推介人而已。

    张队长和林医生居然也跟着过来?

    他们都好热心。

    原来,不仅仅只是在梦里才有真情,

    人间亦有真情在!

    陈曦带着杜方前往大厅办理一些手续,顺便缴纳考核所需要的花费。

    作为杜方此次渡梦师考核的推介人,陈曦也需要录入一些信息。

    信息录入完毕后。

    来到了等候处。

    杜方坐下,将落落抱到自己的腿上。

    落落抱着粉色的小猪玩偶,好奇的看着四周,第一次外出,她对外面的一切都十分感兴趣。

    杜方则是有些紧张的候考着。

    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渡梦师考核,前两次都失败了,因为他不曾觉醒特殊能力,不符合成为渡梦师的标准。

    所以,心理压力还是很大。

    杜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心理素质很好的人。

    太多次的失败,他也会感觉到崩溃。

    候考区外,有很多穿着人影在摇曳和晃动。

    杜方有些好奇的多看了一眼。

    陈曦很擅长察言观色,主动解释道:“那是一些不入流渡梦师小队的经理人,渡梦师协会背后由国家掌度,但是管理其实很自由和宽松,甚至算是开放式的管理。”

    “只要你成为渡梦师,就有资格注册小队,招揽渡梦师,进行梦灾的攻掠……”

    “这些小队的经理人便是负责记录和招揽通过考核的渡梦师,他们会在国家基础薪酬的基础上,进行画大饼,给出一些高签约金,高福利的诱惑。”

    “但是,这样的小队,最好别去。”

    陈曦说道。

    杜方疑惑的看过来。

    高签约金,高福利……不香吗?

    “他们许诺你高签约金、高福利的同时,意味着大风险,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

    “小队想要提升等级,甚至成为渡梦师协会认证的正式小队,就需要攻掠梦灾,而想要升等级,就得攻掠高品阶的梦灾,越是不入流的小队出事故的概率和死亡率,自然也就相对的会高。”

    陈曦说道。

    “当然,所有小队不能一概言之,毕竟大家都是从不入流的小队起步,但总体来说,越不正规的小队,越危险。”

    “正规的小队,则越安全。”

    杜方懂了。

    头皮微微发麻。

    “梦灾的梦境,你可以想象成是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战场……”

    “攻掠梦灾,能够有许多收获,梦灵之泉,禁忌器等等……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利益。”

    “所以,有的时候,进入梦灾梦境之中,敌人也许不仅仅只是梦灾诡物,还有可能是……插刀的兄弟,越是不正规的队伍,刀插的越厉害。”

    张长林抖了抖二郎腿,顺便抖了抖烟灰,深邃道。

    “所以,杜老弟啊,你若是能够通过渡梦师考核。”

    “你可以选择加入我的小队……”

    张长林其实很好奇杜方以普通人身份取走禁忌器的手段,这也是他愿意拉拢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陈曦既然做了杜方的推介人。

    张长林得为自己的队员兜底,总不能让自己的队员害了人吧?

    “那个……”

    杜方犹豫了一下。

    张长林一怔,叼着根烟,疑惑看了过来。

    怎么?

    你居然要拒绝?

    他张长林的野火小队,可不是不入流的小队,而是得到官方认证的……金陵市的银牌小队!

    “那个……”

    “张队长啊,有孩子,能不能别抽烟?”

    杜方指了指怀里的落落,犹豫了下,还是开口。

    张长林:“???”

    啥玩意?

    转移话题?

    他扭头看向了陈曦和林医生。

    仿佛用眼神询问,有孩子吗?

    陈曦不住的点头:“队长,有小朋友在,文明点,还是别抽了。”

    林医生面容清冷,红唇嘴角一撇,言简意赅的嫌弃:“掐了。”

    “……”张长林。

    你们都看到有孩子?

    就我没看到?

    所以……你们都没问题,那就是我张长林有问题?

    张长林下意识的瞥了杜方怀里一眼。

    真啥玩意都没啊?

    这群人,不会都在演戏吧?

    为了不让他抽烟,杜撰出个娃?

    不过,张长林还是默默的掐灭了烟。

    这烟已经没灵魂了,寡淡无味,没抽下去的意义。

    “第十八号杜方,请进房间等候,考核马上开始。”

    考核室内,门打开了。

    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行走而出,诧异的瞥了张长林一眼后,恢复冷酷,淡淡开口道。

    杜方顿时将落落放下,牵着她的手,站起身。

    好紧张啊,又一次面临渡梦师考核!

    这一次应该不会再失败了吧?

    能否成为拿本本的渡梦师,走上人生巅峰,就看今日!

    “落落!加油!”

    杜方朝着落落攥拳鼓舞。

    “昂!”

    “爸鼻也加油!”

    落落抱着小猪玩偶,眸子完成月牙,可爱一笑。

    另一边。

    “方哥!奥利给!”

    陈曦也蹦了起来,无比激动和期待的看着杜方。

    杜方若是成功成为渡梦师,她就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不会成为堆在花圈里,挂在墙壁上的灰色头像。

    想了想,陈曦又看向杜方牵手的空气处,带着三分忐忑,七分恐惧。

    “落落也加油哈!”

    林医生也站起身,清冷的脸上,带上一抹微冷的笑,她也对着杜方身边的空气,微微点头。

    “落落加油。”

    杜方脸上笑容越发的灿烂。

    怀揣着大家美好的祝福。

    牵着蹦蹦跳跳的落落踏入了考核房间。

    张长林看着孤身进入房间的杜方。

    哆哆嗦嗦的从烟盒里抖出根烟,没有点燃,心中复杂。

    老子是……特么瞎了吗?

    一旁。

    陈曦:“落落好可爱啊。”

    林医生:“嗯。”

    张长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