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第二十章:英伦霸主.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竹林笔趣 www.xiazaicom.cn,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恩,订阅挺凄惨。

    但是没关系,诸位想看盗版……也请多多支持正版把!否则真心无力往下写。

    另外求推荐,至少让五十万字比三千推荐的差距拉远点,实在是无奈。[]

    当然,如果你感觉本书不好看,那么就忽视把。

    认为本书还能入目的,请多多支持,谢谢。

    ————————————————————————————

    横跨那群山森林,一路马不停蹄的普伦军团终于在天黑以前到达了伽罗蒂海湾。

    爱尔兰联合军此刻正为前不久的一场小规模冲突而争论不休,在那场小规模冲突中,总计有一百多名爱尔兰战士身死战场。而法军却只有寥寥二十余人,这让一直以自身武力为骄傲,不论面对英格兰人还是苏格兰人都不曾低头的高傲爱尔兰人为之愤怒。

    他们在军营大帐内大声叫嚣,当着大地骑士与圣枪骑士的面,要求立刻出兵和那些法国人决一死战。当然这是不会被允许的,没有任何一个傻瓜会因为死了几个人或者输了一场战役就立刻要和对方拼命到底。所以在场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选择性忽略了这些不断叫嚣义愤填膺的家伙。

    爱尔兰人不傻,这点从那三个实际掌控着爱尔兰岛上半数居民的三个巨头身上就能看出来。

    从刚刚开始他们就一直静坐在那里,面对不断向大地骑士和圣枪骑士叫嚷的族人,采取了观望的态度。

    “好了好了,你们冷静一些。不过是输了一场小小冲突罢了,没有必要那么激动。”基阿鲁.珈古拉是这三个巨头里年纪最老,资历最老,同时也是最狡猾的成精老头。他站出来身来,以和事老的态度想要平息这场争执。却不料,对方竟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什么?!那难道我们死去的族人就这样白死啦么?!”场中一名披头散发,胡子拉碴,但是身形彪悍全身肌肉鼓起的大汉怒吼道。

    死去的那一百多名爱尔兰战士里,基本上都是眼前这些人的亲人。

    亲人以战士的身份战死沙场本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这些人却认为,战死沙场的他们确实是英雄,不论是作为一名爱尔兰人还是一名爱尔兰战士而言。但是,死去的人以英雄之躯埋入土地,那么活着的人就必须举起屠刀,为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而寻找发泄。

    发泄的对象自然便是那些入侵英伦三岛的法意志帝国。

    “我们一族是来这里杀法国佬的,早已有了战死沙场的觉悟!但是,这不代表我们的战士愿意在前线白白战死,却得不到理所应当的尊敬!否则,我们又何必加入这联合军,还不如单打独斗,最起码我们还能够亲手杀死仇人为至亲报仇!!”

    “没错!!”

    “正是如此!!”

    “赞同!!”

    这句话顿时迎来了所有爱尔兰人的认同目光,硬生生的将基阿鲁.珈古拉给逼回了坐位上。

    虽然那个老头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劝说……

    在这里并没有夏亚旧世界中的旧者已逝、生者当节哀这种想法。在这个新世界中,崇尚的并非是宽容之心,亦非包容之心。而是一颗不论公理,只凭自身信念与信仰而战斗的骑士精神。公理高尚自然无比光荣,可是报仇雪恨也是理所当然。

    …………

    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但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事有蹊跷。

    这些爱尔兰人不管有多么报仇心切,都不应在这种时候对堂堂联合军两大领袖纠缠不休,甚至抬何必加入联合军的名号,来压迫两位守护骑士。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大地骑士双眼扫视四周,那些爱尔兰人群情激奋,似乎分泌过多的荷尔蒙已经充斥了他们的整个大脑。此刻,他们已经彻底被煽动起来。三大巨头虽然中规中矩的坐在坐位上,但是从他们的眼神中依旧能读出来一种幸灾乐祸的情绪?

    自从联合军组成以后,这三大巨头的影响力无疑被消弱了很多。再加上普伦王城那边源源不断的运来武器和后勤,很快就有一部分爱尔兰人的心倒向了普伦之王预计之内的方向。这一现象让三大巨头顿时大为惊异,同时也开始普伦之王组建对这个联合军的真实目地产生了质疑……

    虽然表面上,确实,普伦王城不仅兑现了自己负责整个军团的后勤问题,甚至还超标完成了。但是相对的,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对自己等人忠心耿耿的部下们,似乎开始产生了动摇。自古以来无人不爱权财其中之一,三大巨头当初之所以能够霸占爱尔兰岛三分之一的天下,就是因为他们能够提供这些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比如“生存”和“栖身之所”。

    但是这一切当待遇更加优厚,提供的未来前程似乎更加明亮的普伦王城出现后,这些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开始活略起来了。

    然而这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便是那担任军督一职的少年行政官,阿拉贡!

    原本三大巨头还想通过联手压制这个少年行政官,趁守护骑士分身无暇一举将其掌控在手掌心里。却不料,这小子压根油盐不进,对于三大巨头提出的任何条件或者任何需求就一句话!:“非吾王之命,妄想!”

    军需补给乃是整个军团的灵魂命脉所在,稍有差池,无需敌人动手军团内部便会自行崩溃。

    阿拉贡虽然年少,但是对于这一点的认识却十分清晰。在他的手里,整个军团的后勤运作非常完美,几乎能够做到将规定的物品完完整整的送到每一个士兵的手上,在这一点上阿拉贡赢取了不少同胞的好感。他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心思敏捷,头脑清晰,做起事情来总会有条有理,有时就连圣枪骑士都会为他的心思慎密而感到吃惊。

    三大巨头在阿拉贡这里吃了个闷亏,心下恼怒异常,并且随着阿拉贡的名声越来越好,爱尔兰的士兵们在逐渐对普伦王城产生好感的同时,对于原本的穷苦生活就更要深恶痛绝。当然这里不是指他们真的想要背叛原本的三大巨头,在这个崇尚骑士精神的年代中,背叛这种事情永远会被全天下的人,人人喊打。

    这从而导致普伦之王原本打算从内部先分裂这些三大势力的计划,受到了巨大阻碍。毕竟物质上的东西能够由更加强大的普伦王城提供,但是精神和信仰上的问题……这一点确实是普伦之王无法做到的,更何况忠义之道本身即为光明正大,用阴算劣计即使得到这些爱尔兰人的忠诚,也不过是一堆背负叛徒之名的肮脏臭物。

    普伦之王绝不允许这种人出现在自己的军团中,更不会允许他们存在在自己的视野里。

    原本内部分裂计划已经告一段落,可是已经受到惊吓的三大巨头却不这样认为,他们已经隐隐察觉到了普伦之王组建爱尔兰联合军的背后意义。所以在数天前,他们秘密聚集在一起整整一个晚上,帐篷外有亲兵看守,不知道在商量着些什么。

    结果两天后,就出现了一支百人队的“侦察队”和法意志帝国的巡逻部队发生了一场小型冲突。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这支因后勤补给“不到位”的侦察分队,被法意志帝国训练有素的正规军给当成萝卜一样几刀剁碎了。其实不知道算这家伙倒霉还是什么,他们碰到的法意志帝国正规军,其实就是数天前溃败后,一路西逃的三狮纹豹残部。而那些敌人也并非什么正规军,而是心狠手辣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三狮纹豹禁卫。这种预料之外的情况发生,间接导致原本打算牺牲十几个人就立刻回撤的计划破产,让一支整整百人的队伍全军覆没在海边。

    “两位尊敬的骑士阁下,我们爱尔兰人作战凶猛,绝对不畏惧任何死伤!但是,请问你们为何要将那还没有来得及拿到分配盔甲与刀剑的同胞们给推上战场?你们明知我们的情况处于劣势,却还派出这样的一支百人队伍前去送死,你们普伦王城难道不拿我们爱尔兰人当人看吗?!”

    大汉一手直指大地骑士的面孔,当着他的面指责大地骑士指挥有误,故意派爱尔兰人去送死。

    这个罪名顿时让军帐内的气氛下降三十度,寒冷的阴风肆虐在周身,大地骑士欠着腰冷眼注视场中大汉。虽然身未动,但是那双充满暴戮的眼神,看的那大汉双腿发软,几欲跪倒在地。回头看了看那沉默的三大巨头,大汉的战栗似乎略有恢复,硬着头皮顶着大地骑士的威压,不肯后退半步。

    ———该死的爱尔兰人,麻烦。

    站在大地骑士背后的圣枪骑士,一对眉头紧紧皱起。目前的情况几乎一目了然,无外乎就是三大巨头想要通过栽赃陷害,来取回部分自己原有的权利,或者说是全部的权利。这个爱尔兰联合军的真实意义已经被他们看透了。

    但就算如此又如何,到我们普伦王城手里的东西或者人,普天之下唯有王一人能够决定其去留!

    “不要得意忘形,杂兵!!”

    一声怒吼,只见圣枪骑士一扫手中长枪,带起一阵强劲旋风,将帐篷内的所有人尽数吹到在地。

    那大汉眼见守护骑士发怒,心知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他顺着吹来的劲风就地一滚,竟然随着劲风的吹动一溜烟的滚出了帐外。其速度之快与动作之敏捷,让原本还想好好教训他一顿的圣枪骑士,当场愣在了原地。

    ……这,就是王所说的狗熊打滚?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挡在了圣枪骑士的面前。圣枪骑士扭头看去,竟是一脸面色平静的大地骑士缓缓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诸位,请原谅吾之同僚的一时失礼,因为这等罪名并非吾等之身所能承担,并且还有侮辱吾等之王的嫌疑。所以一时恼羞成怒希望诸位不要建议。但是请诸位放心,我们普伦王城绝非拿自己的盟友当炮灰的野蛮国度,这件事情我会向你们解释清楚的。”出乎意料冷静的大地骑士,先是暂时稳住了军营内冰窖般冷清的气氛,又转过身向一旁的传令官说道:“传令,以我爱尔兰联合军统帅之名,将后勤军督官阿拉贡带来。”

    这道命令让众人都深感疑惑,这是想要做什么?

    三大巨头却为不可查皱起眉头,随着手下人摆好了桌椅,他们再度神态自在的做回了位置上。只是对于大地骑士似乎不如表面那般粗狂,感到了一丝不妙和隐隐的不安。十二守护骑士在传闻中的实力……

    不久,一脸迷茫的阿拉贡就被数名斯巴达禁卫带到了大地骑士的面前。

    “阿拉贡……昨日有一百人小队外出巡逻时战死沙场。你知道吗?”大地骑士开口道。

    阿拉贡闻言,眼睛滑溜溜的转了一圈,在一脸平静的三大巨头和面色如常的大地骑士之间看了看。

    圣枪骑士双手抱枪,站在一旁如同一座雕像。

    “知道。”阿拉贡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刚开始眉宇之间的迷茫在逐渐消失,一双大眼显得明亮而又有神。

    “他们说当时那百人小队皆身无盔甲,手无利刃,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物资补给就被下令送往前线进行侦查。却因意外遭遇,尽数战死沙场……阿拉贡,你不是说所有后勤补给已经尽数完成了吗?为何军中还有人未能装备。”大地骑士开口询问道。

    阿拉贡闻言脸色一沉,虽然人尚年少,但是对于某些事情还是非常清楚。

    补给装备不齐全?可笑,有什么都送到军营内的装备补给需要整整十天都还无法发送完毕?更何况这是战争时期,一切以军器为最优先,其他全部让路的战争年代!那三个该死的家伙,就那么不死心吗?

    “大地骑士!你确定那一支巡逻队的人,全部战死沙场吗?”

    大地骑士一愣,然后扭头看向那三大巨头。

    三大巨头却还是一脸无谓的表情,只有那个最年迈的站了出来,开口道:“尊敬的大人,我们对此毫无头绪。只是因这件事闹得过大,作为这个军营的一份子前来听取一二的。具体事情,还请您询问当事人较好……”

    阿拉贡和圣枪骑士齐齐嘴角一抽,这个死狐狸……

    只是察觉到一点点的不对,就立刻毫不犹豫的跳出圈外,将自己的部下充当替死鬼么?

    大地骑士声色不动。

    这时,刚刚群情激奋的那些爱尔兰人里走出了一名青年,一头褐发,身材消瘦,眼窝凹凸,给人一种及其不好的感觉。

    “军团长大人,共计一百零六名我族战士,全部战死沙场。”这青年张口就说出了战死的总人数,并且还用阴森的目光盯着阿拉贡。

    大地骑士不多说,只是看向了阿拉贡。

    “哼…全员战死沙场的话,就是死无对证。你们怎知道不是他们死后身上衣甲被敌人剥夺?这种事情你们不是经常做么。”

    阿拉贡耸了耸肩膀,如此说道。

    这句话可以说是无差别的范围攻击啊,在场的除去普伦王城的士兵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外。在这里的其他每一个人谁没干过这种事情?话说,这种事情如果不拿到明面上来说,几乎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小鬼!你少在那乱说!我是亲眼看到他们身无寸甲便拿着简陋的武器走出了军营的!你分明是想推脱责任!”青年吼道。

    “全军共计人数四万两千一百二十一人,马匹两百三十一匹,所需盔甲乃我亲手发送,每一个士兵的样子都被我牢牢记在脑海里。为了害怕一时记不住自己到底发送了多少盔甲和刀枪,我还特意命令三名懂得写字的侍官将这一切记录在册,所有从普伦王城运出的物资、从我手里发出去的物资、每一个领取士兵的手印都在那个账簿上!你安敢说我推脱责任?!”阿拉贡眼神一冷,直勾勾的盯着那名青年怒斥道。

    “手印可以冒充的!!”青年脸红脖子粗的狡辩道。

    阿拉贡闻言一塞,这个蠢货难道不知道每个人的手印都是不一样的吗?不过这也怪不了他,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就连阿拉贡也不知道,要不是夏亚笑话他连这点常识都没,亲自测试给他看过的话,说不定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眼瞅着局势将要陷入僵局,三大巨头开始有点坐不住了。

    “咳咳……军团长,虽然军备问题也较为严重。但是更为严重的应该是为何将这样一批连基本补给都没的勇士们,派出去送死的问题吧?莫非,那些人的出巡连军团长大人都不知道吗?”基阿鲁如此说道。

    军团长不知道巡逻队出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身为统帅的大地骑士可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但可惜的是,大地骑士确实不知道有这样的一支队伍出巡。毕竟,巡逻队讲究的是高机动,高隐秘,会有那个2货+脑下垂的家伙派出一支百人规模的巡查队?还傻兮兮的聚集在一起,被敌人发现给围起来宰掉了。

    这分明是那三大巨头的指示,为了夺回他们原有的权力,而故意挑起的争端。

    “军团长真的不知道吗?”基阿鲁紧逼问道。

    一旦大地骑士从嘴里说出不知道两个字,那么就是指挥不当,身为指挥官的失格。那么到时三大巨头就有足够的理由再度召集旧部,拥戴为王。至于那些精良装备……咳咳,作为抗法同盟得到一些资助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然而,如果大地骑士说知道,那么就是故意陷害同盟盟友置于死地,是一种背叛,离间人心!

    到那时候甚至不需要三大巨头出面,往日的权利和光辉就会自动的回到自己等人身边。

    歹毒的人心,肮脏的权利,虽然从一开始的原因是因为普伦之王这家伙想吞并人家财产而引起的……

    “统领大人……?”

    “统领大人?”

    “统……?”

    就在三大巨头开始持续向大地骑士施压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从帐外传来。

    “哦,那些家伙我知道是谁派出去的!”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