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女王爷 第八十一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竹林笔趣 www.xiazaicom.cn,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君墨染并未因为夙凌月没有回答自己而感到低落,心中反而多了些许的底气。毕竟若是放在往常,自己说出这样子的话来,这小丫头不是叉开话题,便是矢口否认,但是如今却是沉默了下来,这自然是要比回答了更好。

    君墨染还想说些什么,青颜却捧了茶具走了过来。

    青州的事情解决之后,君墨染与夙凌月并未急着赶来兖州,而是在青州游玩了几日,才过来的。而当中,夙凌月喝了几日君墨染煮好的茶水,便上了瘾子,也想着自己能学会,便对着君墨染提了。

    君墨染自然不会拒绝,便答应在兖州的时候会多示范几次给夙凌月,以方便她学习。

    青颜在,君墨染自然不会再说什么闲话,便专心的示范起了自己的茶艺。

    君墨染喜欢煮茶是因为心中多有不平静,因而希望借着煮茶,品茶来平息心中的不平静。目的虽然如此,但是不知君墨染是有意学习,还是无意之间流露。他煮茶之时总是透着行云流水的优雅,虽然身穿着最世俗的红色,但是动作之间却如同清风拂过翠竹一般的清灵优雅。

    夙凌月虽然有心学习,但是仍旧被君墨染不经意间流露的风情给迷惑了双眼,待回过神来,不由得暗啐了一声妖孽。

    未几,一壶清茶已成,带着清新的茶香,君墨染到了一杯放到夙凌月的面前说道:“这是新春的嫩茶,茶叶本身就嫩,因而不需要煮太多的时间。只可惜了这里是兖州,若是在闽州,配上那里的山泉,当真是一大享受。”

    夙凌月轻抿了一口,只觉得清香沁入心脾,顿时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不由得面上也露出了几分享受的模样。待清香流过之后,才说道:“这时间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如此的美好已经是足够了的。”

    这世上确实没有十全十美的存在,但是不论如何,他只想给她最好的。君墨染沉默,喝着杯中的茶水,用茶杯遮掩了眼中外露的情绪。

    因为是要教夙凌月煮茶,青颜也便准备了两份茶具,茶壶不过巴掌大小,便是杯子里面装得也不过一小口的茶水。夙凌月一口喝尽杯子之中的茶水,拿起茶壶,烧水,放茶叶,滤过,加水,慢煮。一举一动行云流水,丝毫看不出是第一次煮茶。

    君墨染便捧着那一个小小的茶杯,回味着缠绕在口齿之间的茶香,细眯着双眼欣赏着面前的这一副美人煮茶图,飘渺的热气夹杂了茶香扑面而来,夙凌月煮茶用的茶具与君墨染的并不一样,那杯子使用较为细小的紫竹雕刻而成,煮水的茶壶则是紫砂壶。

    皓白的一双纤手提起桌子之上的紫砂壶,黑与白的强烈对称,刺激着视网膜。君墨染瞳孔一紧缩,随后又笑了起来,对着夙凌月说道:“第一次便能煮出如此的好茶,倒叫我有些惭愧了。”

    夙凌月将杯子放到君墨染的面前,略带自矜的笑着说道:“你还未曾喝过这茶水,怎就确定了这是好茶?莫不是只靠着茶香?”

    君墨染拿起杯子放在鼻子之下,闻着那随风飘来的浓郁茶香,半响之后才抿了一口,开口说道:“其实品茶并非只是喝茶,闻茶也是极其重要的。茶的好坏,首先闻香,其次品茶,而后回味。三者缺一不可。”

    夙凌月细细的聆听着,却并不接君墨染的话头,对于茶道她可谓是一窍不通,只不过那一日看着君墨染煮茶的时候心中总有一种宁静悠远的感觉,才会想着学习。

    但是听完了君墨染的话,夙凌月也不禁细细的分辨着空气中的茶香起来。随后才笑道:“想不到品茶也有这般的规矩,倒是长见识了。”

    君墨染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渐落的夕阳,知道时候不早了,便起身告辞了。

    兖州与京都离得虽远,但是天朝境内最大的河道却是贯穿了两头,因而不过五日的时间夜星罗便已经到了兖州。

    下人来报的时候,夙凌月正与君墨染在下棋。

    黑白棋子在棋盘之上错综复杂,看似乱子错放,却偏偏子子相依相连,两子对峙找不到弱点,旗鼓相当。

    夙凌月对于棋并不曾有过太多的研究,但是两世为人所经历过的太多,都说棋局如战场,夙凌月纵使对棋没有多大的研究,棋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君墨染手执黑子,仔细的研究着这一盘无果的残局,最后将手中的棋子随意的扔到了棋盘之上,打乱了这一棋局。

    “倒是乱了一盘好局。”夙凌月见棋局已经被大乱,便自发的开始捡起这棋盘之上的白子。

    “倒是未曾想过郡主的棋艺也如此的惊人。”君墨染这一声赞叹不可谓是发自内心的,前世他心悦夙凌月,自然对夙凌月的事情了解的极其的清楚。夙凌月最擅长的便是绘画与书法,这得益与夙天凌的教导,其后便是琴,而棋艺则排了最后。虽然在琴棋书画之中排了最末位,但是夙凌月的棋艺也有中上水准。

    但是君墨染却不一样,前世他的奔波与君府的事务,琴棋书画是最不擅长的,但是到了后来又醉心于权术,以棋练习自己的攻心之术,棋艺可谓是上等水平。重生之后更是不放松,而如今夙凌月竟与他打成了平手,君墨染自然应该惊讶。

    夙凌月淡笑:“君少主谬赞了。”

    这时候,墨月走了进来,对着夙凌月说道:“主子,六皇子到了码头了。”

    夙凌月闻言,也学着君墨染将手中的白子一扔,便笑道:“来得倒是够快的,走吧,皇家的人来了,我们这些为臣子者也该去迎接。也好全了这君臣之宜。”

    君臣之宜?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懂礼了。君墨染心中早已将夜星罗划做了情敌一类,自然不开心夙凌月对对方如此的周全,两道柳叶眉微微往上一挑,便说道:“不去。郡主为臣子自然要全了这君臣之礼。”

    夙凌月也不在意,她与六皇子结派,自然要有几分诚意,再者皇子临驾,助她完成任务,她若是不去迎接,不免会多了些琐碎的闲话,因而她是不得不去的。便不再勉强说道:“既然如此,那君少主好生歇着。”

    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君墨染自然不可能真的让夙凌月一个人去迎接夜星罗,且不说他放不放心,而是他为了眼前这个丫头也入了朝,做了官,虽说拒了官位,但是状元郎的身份却是未曾丢掉的。因而夙凌月才站起来,君墨染也便随后站了起来。

    君墨染站得坦坦荡荡,理由自然更是理直气壮的:“六皇子这皮相不错,我这是怕郡主迷了眼,放着眼前的芝草不要,去选那皮相不错的杂草。”

    墨月可谓是将时间算得准准的,夙凌月与君墨染自君府出来之后便朝着码头赶去,到的时候夜星罗的船也正巧靠岸。

    只不过去迎接的除却了夙凌月与君墨染两人之外,码头之上早已等了兖州大大小小二三十个官员了。

    夙凌月坐在马车之中,看着码头之上一溜烟身穿官服的官员,挑了挑眉头,对着赖在身边不愿出去的君墨染说道:“这消息倒是灵通的。”

    “你都说了这六皇子是来当诱饵的,皇上自然不可能将消息掩着藏着。”君墨染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幽幽的说道,对于青帝派夜星罗过来一事显然也很是不满。

    夙凌月也不说什么,便下了马车。虽然人多,但毕竟都来了,总不能呆在马车之上。

    夙凌月都下了马车,君墨染自然不可能呆着,也便跟着下了车,但是终究是不愉悦的,在夙凌月的耳边嘟囔了一句:“真是个大牌头的,竟然让本少主来接待他。”

    夙凌月勾了勾唇角,正欲说些什么,但是码头之上的官员眼尖的看到了她的存在,走了过来。

    夙凌月从青州到兖州是光明正大,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的,因而兖州官员在夙凌月来的头一天便接待了夙凌月,自然也认得夙凌月。

    夙凌月目光扫过面前的一票官员,嘴角含了几分讥诮对着兖州刺史说道:“刺史大人倒是个消息灵通的。”对于皇城之中的几个,夙凌月或许还含了几分打太极的心思,但是对与这些地方官员,夙凌月便觉得完全没了必要。

    兖州刺史闻言,背后一阵冷汗,夙凌月在青州所做的事情他可都是听过的,但是他们这些地方官员大多都是跟着京都之中的那些大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说好听点是上头有人,说难听点便是爪牙。

    早几日的时候他便接收到了京都里来的消息,说是六皇子要来江南,且会去兖州与摄政郡主会和,要他务必要好好讨好两人。因而才会有今日的这一出,而且上面的人也说了郡主不会与人计较。青州之事只是皇上的意思。但是现在看来,郡主显然是不喜欢他们这么做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