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气凛然 第二四〇章 底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竹林笔趣 www.xiazaicom.cn,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萧益民一行刚从湛江军港回到广州督军府,就接到南京总部转来吴佩孚和曾超然的两份急报——吴佩孚部警卫旅与济南日军在济南火车站发生激烈冲突,双方巡逻官兵各死伤十余人。

    急报称:日军两个步兵大队已完全封锁济南城中的日侨区及周边街区,开始修筑工事,设置路障,摆出一副巷战的架势,吴佩孚果断进行针锋相对的布置,并把情况向北上部队前线总指挥曾超然进行通报。

    反复分析局势过后,萧益民大大松了口气,此时吴佩孚的三个师已经稳稳占据济南大半城区和城外南北要地,彻底控制了包括黄河大铁桥和泰安在内的南北交通枢纽,以八倍于日军的兵力取得战场的主动权,再加上王键集团军三个主力师已进驻德州、兖州一线,曾超然指挥的陈兰亭、萧飞两个王牌师又以强硬的态度控制了青岛外围的诸城、胶县战略要地,对青岛日军形成了钳制之势,所以萧益民并不担心国内形势不断恶化的日军敢于挑起全面战争。

    萧益民不用过多考虑,就知道济南火车站的冲突绝对是日军有计划的阴谋挑衅行为,是针对吴佩孚的一个试探,以日军的贪婪狠毒,挑衅失败之后绝不会善罢甘休,除了疯狂的叫嚣和威慑之外,恐怕还会有一系列后续行动。

    因此,萧益民没有继续在广州停留,于当晚乘坐火车秘密北上。

    由于湘粤鄂三省联合组建的铁路公司尚未完成韶关至湖南宜章段铁路的修建工作,萧益民一行于次日上午在粤北重镇韶关转乘汽车。经漳州、吉安赶赴南昌,再由南昌乘船返回南京总部。

    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萧益民日夜兼程赶到南昌。又一个令人无比愤怒的消息从南京传来:本日下午四点二十分,从汉口返回上海的日本军舰在南京燕子矶水域故意偏离航道,野蛮撞翻江苏航运公司的三号渡轮。渡轮上两百余平民尽数落水,尽管沿岸数十艘渔船和货船奋不顾身全力救援,但仍有四十八名无辜民众因溺水身亡,另有三十七人葬身水底失去踪影。

    面对日军的野蛮暴行,萧益民麾下将领和江西督军府各部将领无不怒火万丈,强烈要求萧益民下令对迅速东逃的肇事日舰“澎湖号”展开报复,绝不能让双手沾满民众鲜血的日寇逃到上海。

    萧益民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他详细分析了日舰撞击我民用渡轮的动机。再将这一恶劣的挑衅事件与山东局势、华北局势联系起来,终于让将领们看清了日寇的一系列阴谋。

    安抚了麾下将校,萧益民立即把王陵基、麻刚、同行的德国驻华武官夏普乐招进小会议室,让大家评估一下自己即将做出的重大决定:“诸位,从华北到山东,再从山东到南京水域的恶劣事件,我相信这完全是日本军方的蓄意挑衅行为。其目的无非就是对我们南北各方军事势力和政府立场进行试探,再次挑起中日之间的政治纷争和经济利益矛盾,也不排除日本希望通过一系列挑衅行动,达到搅乱中国秩序、威慑欧美各国在华利益的险恶用心。”

    已经成为萧益民私人军事顾问的夏普乐第一个发言,现在的山东地区不但是萧益民集团志在必得的战略核心区域。也是德国维护既有利益、捍卫日耳曼民族尊严的必争之地,因此夏普乐一直积极参与山东问题的决策,始终高度重视,并为此出力献策:“萧,我同意你的观点!之前,吴佩孚、曾超然和王键三位将军在山东就做得很好,他们用一系列巧妙而坚决的应对措施,迫使日军不敢在山东扩大武装冲突,为彻底赶走日本人,进而收复整个山东打下了稳固的基础。

    “因此,我本人认为,决不能轻视日本海军在南京水域上的武力挑衅行为,一旦还和从前一样仅仅是采取政府抗议、民众游.行示.威等懦弱手段,必定会助涨日本军队的野心。我非常同意萧的分析,这绝对不是一件偶发的孤立事件,而是日军一系列庞大计划中的一个分支部分,如何回应日本海军的野蛮挑衅,将是对南京政府的一大考验,同时影响到整个北中国的局势。”

    王陵基和麻刚相继明白过来,不约而同望向沉思中的萧益民,知道萧益民恐怕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案。

    萧益民抬起头,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三人,然后让大家一起来权衡和完善。

    两个小时之后,一道道命令从南昌飞向四面八方,留守南京大本营的杨度等人立刻以南京行营总司令部的名义,向长江防卫司令部和江阴要塞部队、吴淞要塞部队下达一连串行动命令。

    宣传部长林白水也立刻行动起来,偕同江苏省长和南京市长等政府官员召开紧急会议,制定出庞大的政治宣传方案。

    晚上十点,上海卫戌司令部接到萧益民签发的紧急命令,震惊之余来不及多想,迅速集合本部八千官兵,对整个上海周边地区实施戒严,并派出重兵封锁了公共租界所有出口;驻守在闸北的宪兵三团和上海警察局两千警员倾巢出动,提前开始策划已久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和鸦片走私”运动。

    凌晨五点,高速前进的日军“澎湖号”炮舰在江阴要塞上游仁和港水域,遭到等待已久的长江江防司令部江阴分舰队四艘快速巡逻艇的拦截,日舰竟然用安装在两舷的机枪,对巡逻艇疯狂扫射,轻松地冲开四艘巡逻艇组成的拦截线飞速离去。

    凌晨五点四十二分“澎湖号”炮舰在江阴要塞上游五公里处离开了长江主航道,选择靠近北岸的上行航线快速行进。随即遭到江阴要塞的八门二四零口径要塞炮的猛烈轰击,看到散布在前方航线上冲天而起的爆炸水柱,惊恐万状的日军终于意识到巨大的危险。八百多吨排水量的炮舰在舰长声嘶力竭的叫喊中开始变向,企图以高速变向来躲避呼啸而至的炮弹。

    三分钟后,又一轮惊天动地的齐射炮声响起。数发炮弹在刚恢复前进姿态的“澎湖号”四周猛然炸响,巨大爆炸力掀起的巨浪轰然袭来,冲入浪底正要浮起来的“澎湖号”尚未稳定姿态,一发呼啸而来的炮弹准确地落到了炮舰舯部,冲天而起的烈焰伴随剧烈的爆炸轰然响起,将八百余吨的炮舰整个压到水面之下,正在甲板上实施反击的二十余名日军瞬间消失得无踪无影。

    一轮又一轮的炮弹不断飞来,其中两枚炮弹先后撞进了已经侧倾的“澎湖号”右舷。剧烈的爆炸红光冲天而起,撕裂的舰体猛然翻转起来,很快便沉入汹涌的江水之下。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驻扎南京龙潭的江苏第一警备师封锁了所有铁路和公路,对来往车辆和人员展开严密检查;浙江第二警备师八千将士进入闵行以西五公里的松江北岸,紧接着封锁所有道路和码头,由上海前往杭州、湖州的道路停止通行。

    上午十点开始。南京、杭州、上海、苏州、武汉、广州、福州、南昌等二十余个城市发生了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数以百万的青年学生和各界民众手举刚刚发行的报纸涌上街头,严正抗议和声讨日本军舰“澎湖号”在长江南京段水域野蛮撞沉渡轮的暴行“日本人滚出中国去!”、“还我山东、还我青岛”、“抵制日货,惩办汉奸”等口号响彻中国上空。

    面对突然而来逐渐向全中国蔓延的反日游.行抗议运动。根本没料到会引发如此严重后果的日本军队和驻华机构毫无准备。

    虽然对江阴要塞的中**队击沉日舰“澎湖号”感到巨大愤怒,可没等日本驻华公使向北京中央政府发出抗议和威胁,欧美驻华公使为了本国的利益迅速行动起来,匆匆组建“十一国公使团”随后艰难地穿越十余万游.行队伍来到段祺瑞的总统府,强烈要求中**队停止所有调动和战争准备,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中日争端。

    二十八日上午,回到南京的中央军政部长萧益民举行新闻发布会,向百余名中外记者和三十余名特邀驻华使节通报事实真相,代表遇难的中国无辜平民强烈谴责日军的暴行,宣布将对俘虏的十四名日本“澎湖号”官兵进行正义的审判,并放风说将考虑收回日本在长江沿岸和内陆省份所有租界和领事馆。

    下午一点,日本东京。

    日本总参谋部和日本内阁面对源源不断发来的急报以及欧美各国政府施加的强大压力,感到异常的愤怒和痛苦,摆在所有人面前的还有巴黎和会做出的系列决议,以及不断倒退的日本经济状况。

    在此之前,日本军政两界已经达成共识,集中有限的力量加强对中国东北地区的政治影响和经济渗透,通过一系列手段阻止北京政府通过“向全世界开放东北经济特区”的重要提案,克制地利用武力威逼手段,尽可能地在山东获得更多的利益补偿,并尽最大可能,延迟执行巴黎和会关于将山东交还给中国政府的决议案。

    可如今突然发生的武装冲突,引发了全中国的强烈反应,欧美各国为了挤占中国庞大的商品市场和投资市场,扩大自身的在华利益和政治影响,根本不顾与日本之间的传统关系,明确反对中日之间的武装冲突,要求日本政府必须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中日争端。

    更可气的是,一直对日本抱有成见的法国政府和资本大鳄控制的美国政府,竟然要求日本尽快按照巴黎和会的决议撤出山东,并威胁日方如不遵从,将联合其他国家对日本进行政治和经济制裁。

    ~~~~~~~~~~~~

    ps:谢谢70生人、子天云大大的打赏,谢谢弟兄们的订阅、推荐和月票!

    求订阅等一切支持!感激不尽!(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