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好和尚 第五十四章:扬州大都督武士彟?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竹林笔趣 www.xiazaicom.cn,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嗯!应该承认,武士彟武大都督喊的很慷慨激昂,手舞长刀的姿势也很是威武不凡,但是问题是他的战斗力,那真是怎一个渣字了得啊!

    当然了,武士彟大都督对于这一点也是相当的心知肚明的,所以他虽然抽出了长刀,摆出了姿势,但是脚下却是不动如山,压根就没有打算冲到门口去砍那些贼人!

    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这个叫明!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这个叫智!

    毫无疑问,武士彟大都督就是那种很明智的人,所以他拔出长刀之后,就是对着大门口一指,断喝一声,“顶住,顶住,给我顶住啊!”

    这个时候,好像是为了跟他呼应一样,忽然从门外同样传来了一声高喊,“上啊,上啊,给我冲上去啊!”

    好吧,外面说话的这位很明显也是一个明智的家伙!

    虽然说两边的这两个明智的领导人在领导力和激励士气的手段上打了一个平手,但是相比起外面的这个家伙来说,武士彟大都督有一个绝对的劣势,那就是手下的素质!

    当然,这并不是说武士彟大都督的这帮侍卫们的素质要比外面的这些拿着刀的贼秃们差,正相反,他们不管是从协从能力,还是单兵作战的水准来说,都要远远的甩出了外面的这帮贼秃们十条街还不止!

    他们是真正的精锐,而外面的这帮家伙,顶天了能算是悍匪而已!

    但是大话西游里有一句话说的好,本来我要比他高那么一点点,但是现在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你,所以他现在就比我高了那么一点点!

    嗯,简单的来说,就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精舍里的这帮人,除去了武士彟大都督手下的这些侍卫之外,剩余的那些闲杂人等,也就是扬州的诸位士绅善信,外带一些外地的高僧大德们。如果说外面的这帮家伙是悍匪的话,那他们顶天了也就是乌合之众,而且还是负责专门拖后腿的那种乌合之众。

    如果要是让悟空来给他们划分阵营的话,那么恐怕这帮人的战斗力十成十会被悟空划到那帮拿着刀的贼秃的那边去,虽然他们的人实际上是在武大都督这边!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要是没有这帮废物点心的话,恐怕这些侍卫早就护着武高督跟武高督在栖灵寺外面的人手汇合在一起了,至于被困在这个精舍里面,一个个跟那些贼秃在进行垂死挣扎咩?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就在武高督才刚刚放了激励士气的效果之后,随着一声惨叫,又一个侍卫因为一时疏忽,被一个拿着长枪的贼秃从边上一枪扎进了肋下,惨叫一声之后,横尸当场!

    现在整个精舍里,武高督带来的侍卫,已经死的只剩下了三四个人而已,情势已经是岌岌可危,外面的那些贼秃们随时可以冲进来。

    “大都督,现在怎么办?”李别驾急的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直转,忽然他的眼光从一边走风漏气的窗户上掠过,顿时计上心头,“要不咱们跳窗求如何?”

    武士彟抽动了两下嘴角,没有说话!

    跳窗求生,你说的真尼玛轻巧啊,难道你不知道现在贼人们已经快要把整个栖灵寺都控制起来了吗?跳窗求生,咱们就算是从窗户里跳出去又能怎么样,外面全都是坏人,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

    唉!我大唐还是定鼎的时间太短,底蕴不足啊,这种脑子进水的货色都能混到扬州别驾的位置上了!

    “大都督……”就在武士彟大都督正在心里感叹的时候,忽然看到李别驾猛然用手指着窗外,一副好像见了鬼的神情,“那些贼秃们打算从窗外进攻了!”

    那些贼秃打算从窗外进攻?这句话真是吓了武大都督一跳,说实话,自从他们被好像关门打狗一样的关在这间精舍里之后,他就一直担心那些贼寇们从精舍的四面围上来攻打。

    说到底,精舍精舍,那是精装修的屋舍,但是屋舍就是屋舍,再精装修也成不了炮楼,当然,很多时候精舍的确是当炮楼用的,但是此炮楼和彼炮楼那不是一码事啊!

    不说别的,就说精舍四壁的这六七扇窗户,那就是铁铁的隐患啊,如果换了武士彟自己的话,不用多,一个窗户外面安排一个弓箭手的话,最多十分钟,保证屋子里的恩全都进化成刺猬。

    但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武高督手上木有人可以用啊,就这么十来个侍卫,能守住大门就不错了,旁边的这些窗户,也只能放弃了!事实上武高督都已经想好了,只要是一旦那些贼人们打算从窗户进攻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自己马上带着侍卫从一边突围出去。

    至于说这些扬州的士绅善信?

    嗯!本督如果还能活下来的话,一定会追认他们做烈士的!

    当然,这只是最后一步,如果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的时候,武高督也不愿意做出来这么不仗义的事情,不然的话,传出去说自己临阵脱逃,导致扬州士绅被屠杀之类的事情的话,那真的就完了!就算不完,李二陛下也会让自己完蛋的!

    所以,武高督之所以没有丢下这些白痴一个人跑路,而是留在精舍之中坚守,就是指望着自己在栖灵寺外面的那几百护卫在发现不对之后,可以冲进来!

    但是武高督千算万算,怎么没有算到,这帮贼秃竟然如此恶毒,先是在大门口压上,逼着自己的侍卫和他们硬拼,目的就是为了等自己的人手不足的时候,再从窗外偷袭!

    简直无耻啊!

    现在该怎么办?武高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突围是肯定不成了,现在如果自己打算再从窗口突围的话,自己在大门口的那些侍卫肯定是撤不回来了,让自己一个人从栖灵寺里杀出去?

    武高督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为今之计,只有用这帮炮灰去堵了!”武士彟高督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之后,马上就做出了决定,但是问题是怎么才能让这帮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去主动自觉的堵枪眼呢?

    这的确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啊!

    命令他们?不成,这帮混蛋到时候肯定不会听的!用他们的家人威胁他们?不成,这么搞的话,说不定他们反而一横心就从贼了!唉,自己当初就应该果断突围的,现在弄这么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色在身边,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啊?

    就在武士彟高督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忽然听到扬州宋刺史的声音,“李别驾,你说他们是来偷袭的,怎么本官看着不像呢?”

    听到宋维德的话之后,武士彟高督忽然反应反应了过来,对啊!究竟窗户外面是什么情况,自己好像还没有看过啊!现在自己又不是打仗,而且李别驾这个白痴也不是斥候,自己怎么可以丫说什么就信什么呢?

    唉!都是现在的这种战场的气氛太浓厚了,搞得自己差点都以为是跟着李渊陛下起兵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武士彟高督狠狠的瞪了扬州李别驾一眼,把这位李别驾跟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后,才扭头朝刚才被智兴打碎的窗户外面看了出去!

    一眼看过去之后,武士彟高督就愣住了!

    只见在隔壁,也就是精舍窗户正对着的墙壁的墙头上,正有几个灰色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在上面爬动!

    打头的是一个膀阔腰圆的大和尚,一身灰布的僧袍,一只袖子系在腰间,光着一半的膀子,手里拎着一条棍棒。虽然说这个大和尚长的很魁伟,但是他的动作确是轻巧灵动,在墙头上爬动的飞快,简直好像是一只灵猫一样!

    在这个大和尚的身后,则是几个身材矮小的小沙弥,在这帮小沙弥的后面则是一个胖乎乎的胖和尚,可以明显的看的出来,这个胖和尚的身手还没有那几个小沙弥矫健呢,他爬在墙上与其说是爬动,还不如说是蠕动!

    在这个胖和尚的身后,则是另一个膀大腰圆的大和尚,不过这个大和尚跟前面的哪个不同,最起码他的两只手都是老老实实的插在僧袍的袖子里,在这个大和尚的手里,一同样拎着一根棍棒!

    看到这些和尚的第一眼,武士彟高督就判断出来了,这些和尚,跟精舍门口的那些意图冲进来抢劫的贼秃们,绝对不是一伙的!

    这倒不是因为说墙上的这帮和尚手里没有武器之类的,而是因为那个领着头,光着膀子的大和尚,武士彟武高督认识。或者也不能说武高督认识,事实上武高督连这个和尚的法号都不知道是什么,毕竟刚才这个大和尚一句话都没有说!

    没错,这个领头的和尚,就是刚才抓住了行刺武高督的永信和尚的大和尚智兴!

    “低头,低头……”智兴在墙头停了下来,小声的对身后的慧空说,“千万不要抬头,被人发现的话,那事情就糟糕了!”

    不能不说,智兴他们几个的运气真的是不错,从自己住的院子里翻墙出来之后,到现在为止,一共才遇到了两拨,六个拿着武器的贼秃而已!虽然说几百上千拿着武器的贼秃,智兴觉得就算是自己也要写一个服字,但是这三五个小毛贼,真的是毫无鸭梨吖!

    于是乎呢,就在这几个贼秃们才刚刚发现了他们的时候,智兴和惠普两个人已经不客气的挥舞着棍棒冲了上去,好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的,三下五除二之后,这几个小毛贼就已经全数被放倒了!

    然后,智兴直接以他去把这些毛贼藏起来为名,把这几个被自己和惠普敲晕的小毛贼拎走了,半分钟之后,他轻松的走了回来!就在他回来之后,惠普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跟智兴说了一句,“下次不用走的那么远,随便找个角落就好!”

    “你说什么?”智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惠普!

    “就是你想的意思!”惠普随口回答了一句之后,带着慧空他们继续小心翼翼的躲藏着前进,在出发的时候,又给智兴补充了一句。“我不是不开杀戒,只是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不会开杀戒而已!”

    “懂了!”恍然大悟的智兴答应了一声!

    越靠近前院,四周的情况就越发的乱,这个时候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哪些手拿武器的光头们已经完全的占据了上风,现在在前院除了四五个穿着军服的人还在结阵自保以外,剩余哪些不是光头的闲杂人等全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到处都可以看到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的尸首,大部分穿着僧袍,还有一些则是穿着军服,剩下的,也是最少的那部分则是穿着俗人的衣服。

    “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惠普师叔?”慧空小心的趴在墙头,看着栖灵寺前院的这个乱糟糟的样子,“我们好像出不去了啊!”

    “要不我们一人捡一把刀,伪装成这些贼人一伙的怎么样?”三包子从墙壁的花窗朝外面看了看之后,出了一个看上去很靠谱的主意!

    “没用的!”智兴冷笑了一声,“这帮动手的贼秃很明显彼此都是认识的,咱们几个生面孔忽然插进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

    “这个不一定!”仔细观察了半天之后的惠普用手轻轻的一点,“你们看,这帮家伙每一个人,都在僧袍的左手手腕的地方系了一条白色的带子!我估计这就是他们之间互相辨认的记号!”

    “那我们也扎一条带子的话就能混出去了?”三包子很高兴的接着问。

    “不可能!”惠普无情的粉碎了他的这个想法,“如果光是咱们几个的话还差不多,但是问题是……”惠普的目光从慧空他们几个小沙弥的身上掠过!

    是啊!谁家和尚造反还带着一堆沙弥的啊!

    “要不,咱们从墙上走吧!”这个时候,就看到慧空很有把握的朝前院的院墙上一指,“咱们就从这里走!”

    慧空所指的这一段的院墙就在前院的西侧,在院墙的旁边就是武士彟高督被围攻的精舍,不过他们其实并不需要走到武高督他们的门前。最关键的是,在这段院墙的下面种植着一大片茂密的竹子,丛丛的竹叶正好把墙壁上面挡的严严实实!

    “我们只要沿着这段院墙走到一半的样子,然后就可以跳到隔壁的哪个院子里!”慧空胸有成竹的指点着,“就是侧殿旁边的哪个悟空小师叔跟我们说过很可疑的院子,我前两天偷偷的去看过,只要我们从哪个院子的后院翻过去,就到了西跨院了!”

    “好吧,就这么办吧!”惠普大手一挥,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于是,就出现了武士彟高督所看到的这幅奇怪的景象,在他们附近墙壁的墙头上,多了这么几个大大小小的和尚!

    在看到智兴之后,武士彟顿时就想起来了刚才智兴暴打永信和尚的样子了,嗯,这个大和尚看上去就很能打,一看就是一个合格的炮灰,这要是可以招募过来的话,那自己脱险的可能性,肯定会大大地增加啊!

    就算丫没有办法护着自己冲出去,最起码丫可以做点别的事情,比如说帮着自己给自己的护卫队送个信啊,给扬州大都督府送个信啊,给朝廷送个信啊!最起码自己万一真的栽在这里的话,也要留下一个好名声啊!

    不说追认烈士,盖个国旗啥的,最起码不要让李二陛下以为自己从贼了啊!

    想到就要做,于是武士彟立刻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窗户边上,朝着智兴一边挥手,一边开始大喊,“大师,大师,请留步啊!”

    不过武士彟大都督的话真的是说了也白说,因为智兴压根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而是很谨慎的朝前院的方面看着。至于说惠普倒是听到也回头了,但是在扫了武大都督一眼之后,惠普很干脆的置之不理了!

    不过智兴没有说话,但是精舍前门刚才哪个说话的声音反而主动的搭上腔了!“怎么,武大都督这是发现情况不对,所以想要投诚了吗?”

    你才想要投诚,你全家都想要投诚!

    武高督米有搭理这个主动插话进来的白痴,而是接着努力的对智兴和尚大喊,“大师,留步啊,我是扬州大都督武士彟,有重要的事情托付大师啊!”

    听到武士彟的大喊之后,惠普再次回头扫了武士彟一眼,然后对智兴说,“智兴,哪个人你认识吗?”

    “谁啊?”智兴扭头朝精舍的窗户,以及站在窗户边上的武大都督扫了一眼,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个老家伙啊!”

    “是啊,你认识吗?”

    “不认识!”智兴毫不在意的把头转过去,“从来没有见过!”

    “可是他好像认识师叔你唉!”慧空接了一句。

    “废话!”智兴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句,“你师叔我还认识佛祖他老人家呢,你说他老人家认识不认识我啊!你们几个,赶紧爬,不要再哪里东张西望的,小心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了!”

    还没有等智兴的话说完,就听扑通一声,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已经从墙头直接掉了下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