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天澄澄,霓虹万丈,紫气游来、霞云漫漫的九天云宫之中,琼华宝光殿内,仙雾飘飘。。聂冷飞身直上云霄,冷然:“天宫我倒是要看看,这是何种地方。”

    “与我的赤魔界,怎么就那不同了。。”

    “今日,是竞仙大会,众仙可以拿出自己的仙术,一一展示!没有输赢只为观赏,切磋。”

    “是。。”

    聂冷,冷冷一笑......化身一童子!隐在众仙之中坐下,这样他们都发现不了他,难怪守神界那帮子人。奈何不了他......原来,上界天神!也不过如此,哼!

    玄华上尊自顾自饮酒,不理。。淡面看也不看众人一眼。

    赤云圣尊,浅然微勾了勾嘴角......九华仙微蹙眉,圣尊,需要我把这孽障赶走吗?无碍,留下他也无妨!看看他想做什么。

    赤云圣尊浅笑着,在主位看了眼那个,陌生的童子!一笑。。

    “是。”九华仙低头,当作不知道聂冷的出现,一般!看着殿上的众仙竞比仙术。聂冷一笑,如此也能堪称仙?。。哼,一道幽幽冷冷的清香飘去。玄华微蹙眉......众仙却是未知觉,让你知道什么仙术。

    聂冷冷然......赤云蹙眉,欲怒。。玄华摇头意思,他莫急。九华仙拧着眉看着他,见他摄所有人的心神。。令人各思他想!想已动情。

    这,这个妖孽。。聂冷。冷冷一笑,见在坐的众仙,皆已被他所控心神。嘴角微微一扬,却是见上尊三神,二仙冷然。。。还有那,冷面淡淡的那人!竟是不屑的冷了他一眼,一挥手遣走了所有的仙人。

    只是瞬时众人消失。。只留了上坐两神一仙,看着他。

    聂冷,冷冷的看着那冷面之人,“为何你没被我的心神。所控。”。即便是其他人亦如上坐,圣尊!虽说是,人是清醒的可是他知道,他也动了心!为何。为何他、她没有。。聂冷看着那个似男。又女的人!平静的心。冷然的面,发未束冠,乌发随意的披散。只用了一根发带系了一束在脑后,一身洁白的降衣长袍那人,他是人。

    玄华,冷冷的闪到聂冷面前,一笑!“你不在魔界呆着,来我神界作何?”聂冷看着她,不答反问!“你是人。”

    玄华一笑,是人如何,是神。。又如何。“你不该来这。”,聂冷垂眸,“你既知,我是魔,为何不灭我。”

    玄华浅然,转身!他在天界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心纯,净化了的魔来这。“你心纯为魔,是人的福气。”

    “你来,可是有疑惑?”玄华问。

    聂冷一笑,“如你这般才叫仙,对吗?有容人海纳天地之量。”,玄华一笑垂眸,“我想知道,三界定律。为何!魔不能成神。”

    “魔性,劣根!如你这般需得一诚之人,度化,与你方可成仙归正道。”玄华转身,聂冷不明,“何为诚心之人。”

    “赤纯之人,赤子之心。。付与你!”,聂冷一冷看着玄华,“你不可以度化与我吗?”玄华一笑,“我虽是赤纯之人,也有赤纯之心,可。。”

    玄华的心一冷,一只手已然夺了他的心!“玄华。。倾颜。”,“玄华上尊。”九华仙急道,赤云圣尊飞身,一把抱住了她。。“倾颜。”

    玄华一笑,“天劫如此,无需怪罪他人。。我已命尽!强求不得。。”,玄华上尊侧头看着握着她心的人。“你呀。。还是心太急!我说我虽有赤子之心,赤纯没错。”

    “可我无情,不能付与你。。你。”玄华垂然,千年天劫。。降至!他已经活得够久了!该走了。一道鸿烟消散,垂着眸的人。。闭眼离去。

    “倾颜。”赤云圣尊,莹泪!愤怒的看着愕然的人。聂冷鄂鄂的拿着心,听他说,他不知道的。。可,他见她已死想把心送回去,可。。“倾颜。”

    一道飞影速来。看着地上的人,她。。“我妹妹怎么了?”云落怒问,赤云垂眸,九华仙看着握着,玄华上尊心的人。。他。

    云落回身看着这个妖人,拿着她妹妹的心。。“是你,杀了她!”,云落怒然却瞪着赤云,“你明知,他千年天劫将至。。他为了你已然耗尽了!所有仙力,你还让魔靠近他。”

    赤云垂眸,他也。。是一时粗心!他没想到这个魔,会夺他的心啊。。(清风,无情意!落叶无根,自飘零。。一切强求不得的,赤翃。千年天劫要来,我们就去吧。。天界,第九层神门,我们是打不开的。。既要断情,又要有情。)

    即便是,我弃身为女,与你。。。修得万年情缘。来世我可会爱上你......世事难料,莫强求了。

    聂冷小心翼翼的,将心还给了玄华。。他修炼千百年,神要杀他,人要灭他。唯有他。。待他一视同仁,只心对待。“我不是真要杀你。。我没想、没想到,你会死。。这是你的天劫,对不起!”

    云落怒的只手就朝,聂冷袭了去。。。赤云伤心的抱着,玄华!他只是想和他永远在一起,而已!千百年苦修。。一路的修行,至此。皆是有他相伴左右。。你就真的要弃我而去吗?

    倾颜。。九天一战,聂冷落败回了魔界,天界也元气大伤!众仙受损他不知,一个魔!竟是已修炼到了毁天灭地的,境界。从此关闭了人界与天界的大门,只留了护神界在人间。

    玄华上尊,月倾颜死后,赤云圣尊,云赤翃进入遁修!云落天尊,月倾颜的姐姐,亦是哥哥掌管了天界,九华仙帅众仙修复,受损的天界。。

    聂冷回到魔界后,负伤严重!看着手中那人的血,一滴泪。。不知无觉的落下。与血混合,化成了一颗碧绿的丹珠。

    聂冷一笑,他也是天劫所困。。想去天界寻找答应!可奈。。他死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垂眸,聂冷化身将魔界锁入幽冥。。永不入世!希望轮回路上,我能找到你。。

    幽冥入沉,碧珠降世,消失在茫茫的世间。。。

    ......

    “你。。叫我怎么说你好。”

    “我叫你不要死的。。你跑去死什么?我让你等我的。。看你现在比我还小,我还要等你多久。”

    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指着一个两三岁的娃,就只一顿臭骂。。小娃娃坐在地上无言,俊面垂了垂眸。。乐从容无奈的摇头,离开。

    “女大三抱金砖,只要阿竟叔不嫌弃你,不就行了!”王琅瘪瘪嘴,也没说一闪离开。赵之初笑着,无话!看了眼气鼓鼓的小人儿。。(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