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草原幅员辽阔,以漠河为界,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大汉征北行军总管韩世忠,率领五十万大军进入蒙古草原后,先派人向蒙古各部宣示大汉皇帝陛下的旨意,诏令蒙古各部接受朝廷整编安置,否则将被剿灭,朝廷不接受模棱两可的观望势力出现。

    大汉皇帝的旨意传达后,蒙古诸部迅速分为两派,以朵儿班部、散只兀部、哈答斤部、塔塔儿部、朵鲁班部为首的大小十余个部落,向南集结,归顺朝廷,接受朝廷整编安置,其余各部则以乃蛮部、乞颜部、泰赤乌部、弘吉刺部为首,拒绝朝廷招安。征北行军总管韩世忠,从归顺朝廷的部落中征调一万勇士组成协从军,配合朝廷大军进剿不臣部落。

    其实,与其说是进剿,不如说是追赶。拒绝朝廷招安的部落,吸取了吐蕃诸部的教训,不敢与朝廷大军直接抗衡,迅速往北迁移,企图逃到极北之地,躲避朝廷的兵威。韩世忠以骑兵突击,步军围剿的策略,不断消灭不臣部落的战力,抢夺不臣部落的牧民和牲畜。

    大汉征北大军的围追堵截,那些拒绝朝廷招安的部落,损失惨重,有近一半的部众被消灭在北逃的路上,余部逃过漠河,进入了蒙古北部。大汉征北大军追至漠河一线,暂时止住了追击步伐,仅派骑兵过河侵扰,给过河的蒙古余部施加压力。

    大汉临安行在,军机处首辅大臣张浚拿着一本奏折,匆匆赶到富宁殿。

    “张相公来啦?”殿外值守的太监,看见张浚匆匆而来,急忙上前问询。

    “老夫有要事禀报皇上,请通报一声!”

    “张相公稍等,小的这就去禀报皇上!”

    不一会儿,值守太监奉命出来宣张浚进殿。

    “微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爱卿平身,赐坐!”

    “微臣谢陛下隆恩!”

    “张爱卿,今天有何要事禀报?”

    “启禀陛下,军机处接到了征北大军的捷报,我军已经把蒙古余孽赶过了漠河一线,现在大军停留在漠河南岸防守待命,下一步如何行动,还请陛下示下!”

    “好呀,韩世忠果然不负朕望,传命嘉奖!军机处对蒙古局势有何看法?”

    “启奏陛下,军机处各位大臣针对此事商议了一下,建议暂停在蒙古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目前以巩固漠河以南统治为主。由于大军推进过快,朝廷在漠河以南筑城的速度很难跟得上,而且归顺朝廷的蒙古各部也没有得到有效管理,拖延时日过长,恐怕会生乱子呀!”

    “军机处决议甚合朕意,传旨征北大营,命令韩世忠暂停进军漠北,在漠河一线建立防御阵地,防止蒙古余孽南下侵扰。朝廷在漠河以南设立漠南行省,令工部加紧筑城,建立州县,归顺朝廷的蒙古诸部武装力量收归朝廷统一管理,各部首领加封官爵,家族成员迁至京师定居,各部部众打乱遣散至新建州县,安置落户。”

    “陛下圣明!”

    “既然这些蒙古部众已经归顺朝廷,就是大汉的子民,汉蒙一家亲,安置过程中严禁歧视迫害等违法乱纪的现象出现!军机处责令各部派员下去督察,一定要防微杜渐,否则会给大汉北方行省留下安全隐患!哦,对了,蒙古诸部还有一个抢婚的恶习,朝廷明令禁止,宣导各部众、汉蒙之间自由通婚。”

    “微臣遵旨!陛下高瞻远瞩,一定能够是北方行省的子民安居乐业!”

    “蒙古诸部是北方强悍的游牧名族,各部都有很多优秀的人才,朝廷要想下去的官员宣导,他们若发现好的人才,要及时向朝廷举荐,朝廷也要不拘一格选拨合格的蒙人官员,这也是大汉长治久安的根本!”

    “微臣遵旨!陛下圣明,韩都督在向朝廷禀报的奏折中也提到,蒙人部落中有很多骁勇善战的勇士。哦,陛下,这次韩都督的奏折里还提到一件奇事,韩都督率部追击蒙古余孽的途中,俘获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长相绝美还不算奇特,惊奇的是她面对大军征战的血腥场面毫无惧意,被俘后,还用不熟练的汉话,沉着应对军官的问话。”

    “哦,小小年纪就能如此,长大后,必然成为一代奇女子呀,她是哪个部落的,叫什么名字?”

    “回禀陛下,据韩都督说,她叫诃额仑...”

    “诃额仑?弘吉刺部的诃额仑?”刘朗一听张浚说出小女孩的名字,惊愕地站起来,急问道。

    “韩都督说的正是如此,陛下如何得知?”张浚看皇帝如此失态,也是大惊道。

    “好呀好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朕派情报局和锦衣卫多方调查,均无所获,想不到却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哈哈...”

    “陛下,这是为何?诃额仑仅仅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为何陛下如此器重?”

    张浚的问询,刘朗才惊觉到自己失态了,连忙坐回龙椅上。他心里还是非常激动,在原来历史上,诃额仑长大后,可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木真的母亲呀!不过这话,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向张浚透露的。

    刘朗轻咳一声,对张浚说道:“朕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凤凰从天而降,落在北方草原弘吉刺部,变成了一个叫诃额仑的女孩。朕原本只当是一场梦幻,也不在意,哪只连续多次做了同样的梦,朕于是暗中命情报局和锦衣卫赶去查访,一直没有得到结果,朕也就不当回事了。想不到,弘吉刺部果然有一位奇女子叫诃额仑,张爱卿不觉得奇怪吗?”

    “微臣恭喜陛下,这名奇女子是上天送给陛下贺礼,是我大汉吉兆呀!微臣建议应把这名女子接来宫中居住!”

    “嗯,好,朕即命锦衣卫去把人接到皇宫来,此事不可外传!”

    “微臣明白,微臣一定谨记陛下吩咐!”

    “张爱卿,迁都事宜准备得如何了?”

    “启禀陛下,各项工作进展顺利,目前各部已经派遣人员赶去京师布置各部衙门搬迁事宜,钦天监选定六月十八为黄道吉日,适合迁都!”

    “好,传朕旨意,六月十八正式迁都北直录!”

    “微臣遵旨!”

    大汉立国已有四个年头,可说诸事顺利,特别是对外征战,天威所至,莫敢不服,蒙古残部被赶到了漠河以北苦寒之地,西辽也在按照协议,逐步退出汉唐故土。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迁都了!迁都事关国家根本,涉及方方面面,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京师督造总管朱貌禀报,京师主要工程都已经完工,后续工程,完全可以等迁都以后再继续。

    大汉皇帝刘朗正式下达迁都旨意后,整个临安都动起来了,王公大臣、权贵巨富们纷纷派遣人员提前进京打理,有些心急的人,已经先一步全家搬走了,临安城一时间房屋土地,都在大量抛售,价格一天比一天压低。当然,也有精明人乘机大量吸纳,临安作为重要的商业城市,其地位不会因为都城的迁走降低多少的。

    迁都工程虽然繁琐,但那都是各部大臣要做的事,皇帝刘朗依然和往常一样,在富宁殿秉烛批阅奏折。这时,李清照提着一个暖盒走进大殿。

    “臣妾拜见陛下!”

    “啊,淑妃来啦?”

    刘朗急忙离座扶起一身女冠打扮的李清照。李清照自修炼太乙玄功之后,保养有法,虽然已有五十余岁,看上去依然象四十许人,近年一直在宫外带发修道。

    刘朗握着李清照的手,感慨万千,有些埋怨道:“朕有好些时日没有见到爱妃了,你只顾在外修道,也不时常进宫来看看朕!”

    “臣妾知罪了,请陛下责罚!只是臣妾已经年老色衰,不敢进宫侍奉陛下!”

    “说什么胡话?在朕的眼里,你永远是朕的淑妃!今晚就留下来陪朕吧!”

    “臣妾,臣妾已经是修道之人...”

    “修道也罢,修佛也罢,修的是心,只要心中有道就行了,太过拘泥就着相了!”

    “臣妾谨记陛下教诲,臣妾愿意留下来伺候陛下!陛下,这是臣妾做的银耳汤,你趁热喝了吧!”

    “好,你今晚来是不是有事要说?”

    “陛下,臣妾听说迁都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臣妾想在北上的途中转道去开封看看,臣妾从小在那里长大,也不知如今如何了,同时,臣妾还想去祭拜一下父母坟茔。”

    “你的心情朕能够理解,朕准了,这样吧,你到时邀青莲一道去吧!”

    “臣妾多谢陛下!说到要离开临安了,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哈哈,以后有空再来看看就是啦!”

    大汉开泰四年六月十八,黄道吉日,大汉皇帝昭告天下,正式迁都北直录。亲卫军随护着皇帝、后妃、各部大臣的庞大车队,一路舟车劳顿,于八月初三抵达北直录,在京师督造总管朱貌率领的文武官员迎接下,进入京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